劍霜 第二百五十八章 青玄山劍閣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7-05
    夜空上那朵火燒云愈演愈烈,仿佛地獄羅剎即將降臨人世。

    一股極其不安的預感泉涌上白云的心頭。

    夜空在燃燒,青玄山上也燃起了熊熊山火。

    當白云踏上青玄劍派,整個人如同冰雕僵硬。

    青玄山,血流成河,一片廢墟。

    在頭頂那朵火燒云的映襯下,整座青玄劍派鬼氣森森,如同人間煉獄,仍帶有溫度的鮮血沿著青玄廣場緩緩流到白云的腳邊。

    “到底發生了什么?”白云終于回過了神,雙手顫抖不止。

    青玄廣場的中央,有一位氣息奄奄背靠尸海正坐的青玄劍派弟子。

    白云魂魄無主,神思亂成了一團麻花,當他發現在這場浩劫中仍有幸存者時,顧不得這滿地腥臭的鮮血,大步來到那名一息尚存的青玄劍派弟子跟前。

    那名青玄劍派弟子像是有話要說,嘴唇上下張合,卻無奈傷勢太重,始終說不出一個字來。

    白云輕輕幫他扶正身子,安慰著說道:“莫要著急,慢慢說,青玄劍派到底發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身負重傷的青玄劍派弟子咳嗽了起來,將一口淤血吐在了白云的身上,雙眼中的神采愈發黯淡。

    白云急的焦頭爛額,立馬盤膝坐下,雙手成雙指,分別點在他胸前的兩個穴位上,繼而凝神靜息,將內力源源不斷地注入到他的經脈之中,試圖藉此幫他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白云的額前后背汗如雨下,周遭濃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嘔,可白云卻始終心神一俱不曾分心,他清楚如果連這位幸存者都不能幸免于難,那今夜青玄山上的謎團將永遠得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再者,白云是頭一個發現青玄劍派被夷滅門庭的人,倘若找不出元兇又或者是線索,難免會因此被推上風口浪尖,遭到不必要的誤解。

    李峰這趟秘密下山解青玄劍派之圍是受了肖大掌門之托,除此之外再無旁人知道內情,而這座本來就江湖渾濁不清,到時候別有用心之人定會藉此落井下石大做文章,將勾結天龍會絞殺青玄劍派的罪名扣到髻霞山的頭上,雖然作為青玄劍派第十三任掌門的段撫辰可為髻霞山澄清,但在外人的眼里看來,肖大掌門的死來得太過突然,而段撫辰一個江湖后輩卻能在這等骨節眼上,坐上青玄劍派掌門之位,至于其中是否真藏掖著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,天曉得!

    白云明白這些閑言閑語斷不會來得好聽。

    片刻后,那名青衫高冠弟子噴灑出一口血霧,他只不過是青玄山上的普通弟子,氣海脈絡不像白云這般寬敞,受了如此重的傷勢終究難逃回天乏術的下場,腦袋一歪如同一灘軟泥般倒向身后的尸海。

    白云試圖找出其他生還者,可他翻遍了尸海卻一無所獲,他頹然地坐倒在血海之中,幾欲崩潰。

    這時,一道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,白云剎那間便析聲認人,正是那個與他有著不共戴天之仇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黑衣人的傳音說道:“既然青玄劍派的人都死光了,你還不趕緊去取龍晶?別怪我沒提醒你,你那位發小可撐不了太久。”

    白云

    怒不可遏地仰天長嘯,他無比堅信自己找出了兇手,緊接著便要找出這道聲音的出處,可這道聲音從四面八方而來,根本尋不到蹤跡。

    只聞得黑衣人的傳音道:“龍晶到手后,你一路往蜀地西北而行,去一座名叫西風鎮的鎮子。”

    瞬息之后這道聲音如煙泯滅。

    白云在血跡斑駁的青玄廣場上站起,緊撰神荼的手青筋暴現,他抬頭望向一座建筑在斷崖邊上的樓閣。

    推開青玄劍閣的門,無數讓人眼前一亮的好劍吊懸于樓閣之上,就像是滿天繁星爭相競艷,從前青玄劍派上有這么一個規矩,凡是要到這座劍閣中取劍,必須得在劍閣中盤膝靜坐,倘若有劍愿意相隨,自然會從樓頂落下。

    白云對劍閣中的藏劍視若不見,他眉宇陰沉,青玄劍派變了天,唯獨這座劍閣置之事外,那個黑衣人到底在打著什么算盤?

    樓閣中空,一樓正對大門處擺放著一尊石像,其貌不揚卻兇神惡煞,這是一尊劍奴像,與佛寺山神廟中供奉菩薩是同一個道理,菩薩鎮邪靈,劍奴鎮劍靈,白云在路過這尊石像時停頓了一下,但隨即便又移步走開。

    白云沿著木梯走上樓閣的的龍晶。

    白云的注意力轉移到懸掛在劍閣頂部密密麻麻的長劍上,這些長劍皆懸空倒掛,并無繩索牽引,到底是什么讓它們浮在半空的呢?

    這個問題戛然而止,白云不想在此深陷下去,他必須盡快找出龍晶救出鐘漸離。

    于劍閣內里里外外地翻了一遍,卻始終找不到那枚龍晶,很快白云便沿路順著木梯折返一層,他的目光忽然落到那尊石像之上,但瞬息后又移了開去,白云觀氣后發現這尊石頭并無異樣,沒有一絲氣機流溢,約莫只是一尊尋常的擺設罷了,龍晶又如何會在其中。

    白云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思量不決,白云揉著下巴不經意地抬起頭,目光再次落在那些懸浮在樓頂的長劍上: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話未落音,白云手一揮,操控神荼劍直沖樓頂。

    在神荼撞上了頭頂那些懸浮的劍海后,樓閣內無故橫生一陣狂風,隨之而來的一場劍雨,頭頂上的長劍無一例外地成了漫天之雨線。

    風塵散盡后,劍閣的地面上釘滿了長劍,甚是壯觀。

    神荼盛載而歸,劍尖戳著一團白光飛回。

    白云收回神荼,那團白光徐徐落下,白云伸出手掌將那團白光托在手心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白光明明光彩綺麗,卻一點都不刺眼,就像是一團會發光的棉花,輕輕飄飄地落下。

    這一刻,白云處于一種忘我的境界,直到那團白光完全落下,飄忽的三魂七魄才重新歸位。

    白云輕輕握住那團白光,有一種握住了汪洋大海的感覺。

    白光消弭,白云才攤開了手掌,手心上躺著一枚裂紋如絲的透明晶石,裂紋如同一條條游曳的小蛇,這讓白云想起了那枚青玄妖晶,兩者之間有異曲同工之處。

    白云將這枚名作龍晶的晶石收入懷中,目光暗沉地望向門外,呢喃道 :“西

    風鎮?”

    匆匆下山以后,青玄山上的山火被一場大雨撲滅,頭頂上那團久久不散的火燒云終于褪去,寂寥的夜空是道不清的蒼涼。

    一名由始至終躲在石像后邊瑟瑟發抖青衫高冠爬出了劍閣,不久前的那場浩劫將諾大的青玄劍派毀于一旦,以致于他甚至還未看清那名魔頭的樣子,便戰戰赫赫地躲進了劍閣,他只對那張玄鐵面具有些許印象,而剛才他以為是那位魔頭在取龍晶,他連呼吸都不敢如常,但讓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是,前來劍閣取龍晶的竟然是一名提著裹布木劍的少年,而且這名少年還是堂堂的髻霞山弟子,想來他與那位將青玄劍派夷為平地的魔頭定是同流合污之屬。

    有位紅衣女子長掠上山,當她看見了青玄劍派的慘況時,心頭一緊,她一路走過青玄廣場,邁過尸山血海,卻找不到那個少年的身影,不禁心生憂慮。

    此時,又有一行人登上青玄山,紅衣女子眉頭緊蹙,悄悄隱沒于周遭的山林間。

    上山的原來是返程的飛來峰眾人。

    踏上青玄廣場,飛來峰眾人的臉色無不慘白如霜。

    唐大里等人認為釀成這場浩劫的罪魁禍首,乃是封山圍籠卻空手而歸的天龍會。

    李峰臉色鐵青,他不認為這是天龍會所為,一塊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有何用處?

    李峰發現了那個從劍閣爬出,唯一幸存的青玄劍派弟子,便要過去詢問個究竟。

    青玄劍派被夷滅門庭一事非同小可,況且段撫辰正在去往南疆洱海的路上,想必是不知道這一巨變,他作為正道長老,無論如何都要替青玄廣場上的尸山血海討個公道。

    誰知那得以茍存的青玄劍派弟子,如同患上了失心瘋一般,看見了飛來峰眾人后扭頭就跑,李峰雙腿輕輕一點,落在了那人的跟前。

    這位狼狽不堪的青玄劍派弟子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,胡言亂語了起來,其實在前些天的青玄劍派之圍中,李峰坐鎮青玄山,他曾遠遠見過李峰一回,當下卻瑟瑟發抖道:“魔。。。頭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峰對此極為不解。

    唐大里見狀,伸手往袖口一探,往那丟了魂魄的青玄劍派弟子口中塞去一顆九花丸,定驚凝神。

    半盞茶的功夫后這名青玄劍派弟子終于鎮定了下來,他道出了眼之所見,一切都是一名戴著玄鐵面具的天龍會黑衣人所為,而那名手提裹布木劍的少年則與其沆瀣一氣,搶走了青玄劍派劍閣中的龍晶。

    李峰盛怒,想不到天龍會竟然連一塊雞肋都不放過,但他卻相信白云斷不會與天龍會狼狽為奸,其中定有什么誤會。

    聽完這一番言辭后,不僅李峰如此,飛來峰也堅信白云絕不可能是叛徒,更不會做這傷天害理之事。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