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第二百四十三章 洪水猛獸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7-05
    那是一道琉璃澄澈的巍巍天雷,就在雷聲漫開的一瞬,陡然直下,威勢凜然,頗有掃蕩這世間一切鬼魅妖邪之意。

    白云與段撫辰聞得滔滔雷鳴后立即做出反應,兩人清楚無比若是被這道天雷砸中,絕對

    逃不過灰飛煙滅的下場,只是大殿之內一片空寂,哪里有可供遮擋的事物,大殿儼然成了一座困獸牢籠,段撫辰的第一反應便是掠向那扇銅制大門,白云見狀緊隨其后,想要爭分奪秒搶在那道天雷落下之前沖破牢籠,但盡管二人用盡全力,那扇大門依舊是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直至那道天雷落至當頭,兩人才幡然醒悟,此天雷非彼天雷,其實只要靜下心斟酌一番,

    便能看得出這里頭的端倪,天雷乃大義正氣之象,這座琉璃寶塔筑于妖洞之內,深埋湖底常年不見天日,死氣沉沉妖氣縱橫,又如何能醞釀出如此正義凜然的天雷,定眼一看,那是一道來勢洶洶的水柱,只不過是由于先前的雷鳴太過于突兀駭人,兩人才在手忙腳亂中誤以為那是一道天雷降臨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整座大殿被浩浩蕩蕩的迅猛潮水所灌滿,白云與段撫辰二人亦難逃殃及池魚的命運,不過好在白云水性極佳,此時又踏足了入弦上境,氣海圓滿,少說也能在水底憋氣三炷香的光景,此時的大殿雖被大水淹沒,但除此之外再無異象,如同置身于尋常深潭湖底,回想起當年初上髻霞,在火卵池逆著水流阻力摸火卵石的經歷,這的確只是小菜一碟,倒是段撫辰被這突如其來的驚濤駭浪所拍翻,連連嗆了好幾口水,迎著水浪飄出直到撞上了木梯才穩住了浮沉不定的身子,再而凝神聚氣才穩住了絮亂的氣息。

    兩人明白若還不快些找到出口,又或者是找出暗藏在這座寶塔內的玄機,待體內的氣機流失殆盡后,便只剩下活活被淹死成為這湖底魚餌的份。

    在弄清了狀況之后,兩人不敢有絲毫怠慢,在水中通過手勢交流后,本想借著水流的浮力扶搖直上,但就在兩人奮力往上游時,卻發現身體如同灌了鉛水一般不聽使喚,無奈之下只能扶著如長龍盤嶺的朱漆木梯往上爬,但藏匿在這彌天洪流中的羈絆卻漸露鋒芒,每邁出一步都極為艱難,與在泥澤中抽身往前如出一轍,兩人只好驅動內力以抗衡水中的阻滯。

    在洪流的沖刷下,大殿的墻壁如金蟬脫殼又似白繭化蝶,浮現出一幅幅色彩流轉的壁畫,在水波的折射下栩栩如生,驚為天人。

    白云與段撫辰自然不會錯過絲毫有關這座大殿秘密的蛛絲馬跡,在逆著水流往上爬的同時,注意力都落在那些壁畫上。

    水底忽地一陣劇烈翻搖,好不容易登上二層高度的兩人,險些讓水流給卷回一層去,幸虧有那座木梯作扶撐才得以“幸免于難”,當兩人的目光再次回到墻壁上,卻發現墻上的壁畫竟然“活動”了

    起來。

    眼前的景象到底有多荒謬怪誕?入神一點的描述,就像是一幕幕于水底之下演出的皮影戲。

    這座琉璃寶塔有七層,每一層的壁畫都在講述著不同的故事,圍繞著壁畫上的一位俊朗公子展開,七層寶塔歷盡七世,貪嗔癡恨天災化身為魑魅魍魎,讓那位公子受盡人間至痛。

    壁畫上的主人公一世為奴,慘遭主人毒害,死后尸骨無依魂魄無主,徘徊人間受盡了風寒雪霜,幸得一位得到僧人出手指點才得以六道輪回。

    主人公二世投胎到了一戶貧寒人家的榻下,雖家徒四壁但好歹日子安生,本以為撥開云霧見青天,卻不料遭到當地惡霸欺凌,父母投井自盡,妻子被五花大綁當眾凌辱,主人公一氣之下手持柴刀闖進那惡霸的府中,卻慘被亂棍打死,氣息奄奄臨死前那惡魔囂張跋扈地說‘既然活得豬狗不如,那下一世還不如去當豬狗,省得丟人現眼。’

    第三世,主人公心灰意冷,在黃泉路上一路痛哭,鬼差問他何故如此,可是流連于前塵舊事的美好不愿投胎轉世,他說他不想再投人道,于是乎縱身跳下了畜道,可在此之前他忘了趟過孟婆橋,也忘了飲過孟婆湯,帶著前世的氣投胎轉世,于是乎第三世投胎作一頭人首豬身的怪物,就在誕生的那一刻,農戶覺得它相貌丑陋駭人,乃不祥之兆,在他還未睜開雙眼目睹那個風沙彌漫的世界,便草草了結了他這一世。

    回到了陰曹地府,鬼差問他還要不要投胎轉世,若是想透了不再沾染塵世因果,大可去跟閻王爺討份差事,只是從此以后便再不能輪回六道,永生永世都得在這陰曹地府不見天日,他搖了搖頭,他不甘,他憤怒,他不愿相信所謂的天命,第四世,他毅然重投人道,佛家有言因果循環,經歷了四世劫難,這一世,他終于苦盡甘來,生于帝皇之家鐘鳴鼎食,只是好景不長,有將領于皇城外掀旗兵變,天下迎來了一場浩劫,他亦由帝皇之家變為茍且偷生的階下囚,如水渠蠅鼠般忍辱偷生了十八年后,他的這一世再次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第五世與第四世如出一轍,五彩斑斕的開頭,凄慘無奈的結局,主人公投身到了一座深宅大院,這座宅子的主人權傾朝野,一日之下萬人之上,最終卻也逃不過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下場,被連根拔起誅盡九族。

    白云與段撫辰一邊閱過壁畫上的故事,一邊扶著樓梯逆水而行,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寶塔第六層。

    第六世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兩人體內的氣機所剩不多,并沒有在第六層作多余的徘徊,直接就登上了第七層塔頂。

    第七世,這位俊朗公子竟不知為何成了一鬼卒,又不知何故趁著鬼門大開之際偷偷逃出地府,與此同時他身上的氣吸引了這世間萬千盈惡,在血月之下他在南疆的一座大山上,化身作了一頭驚世

    妖王。

    這便是那頭妖王的七生七世,說不上蕩氣回腸卻引人深思。

    白云很是好奇這頭妖王的第六世到底經歷了什么,為何它在決定放下前塵因果,并討得一份鬼卒的美差后仍要逃出鬼門關。

    不容兩人深思,水底之下掀起了一陣巨大的暗涌,似有一頭蛟龍在興風作浪,一層至六層朱漆木梯如粉塵散去,并且仍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蔓延至第七層木梯。

    腳底下的木梯隆隆作響,兩人此時已經行至木梯的盡頭,身后再無半步退路,在木梯完全化作粉塵的一瞬,兩人縱身一躍,借著一瞬即逝的浮力游向塔頂,他們堅信那便是出口。

    塔頂觸手可及,可偏偏在這個時候,一股強大的洪流從頭頂灌下猶如當頭一棒,水中的阻力本來就讓兩人寸步難行,此時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兩人被那股洪流重重壓下,如墜山崖般從離塔頂咫尺之遙直落數十丈,好在跌落至第四層時,這種千斤鼎壓頭的重力有所減緩,兩人驅動內力才及時止住了下落的頹勢,如今木梯被毀去,而水中的玄機又極為深厚,想以游魚之姿重新游上塔夢,倘若就此墜入塔底,待丹田氣海中的氣機用盡,剩下的便只有等死的份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中,從漫天洪水當頭灌落到當下為止,兩人在水底已經僵持了快半個時辰,卻始終沒有找到逃出生天的法子,雖說此時依仗內力仍能夠勉強懸浮于水中,并暫時止住了墜下底層的險境,但兩人心中有數,如此下去哪里是辦法,兩人撐死了只能在水下再堅持一刻鐘,如果在此之前仍找不到離開這座寶塔的路,兩人只能聽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水底的波瀾漸漸平息,就在兩人打算殊死一搏之時,水底傳來了陣陣妙音,不過說來奇怪,兩人明明置身于水中,可琴音卻清晰入耳,如同在空曠無垠的四野,明月當頭照清風拂山崗。

    白云聞得這段似曾相似的曲子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段撫辰莫名地紅了眼,不顧一切地往底層游去,白云見識過不少的大小洞天以及玄機密室,諸如無盡虛空、浮生洞、夢境蜃樓、大宋帝陵,他有一種由心而發的預感,這一陣琴音乃這座洞天的手筆,其目的顯而易見,便是擾亂兩人的心智。

    靈光一現,白云突然憶起了這首曲子的來歷,這首曲子正是肖大掌門肖青槐的所創的清風明月,聞曲如見人,難怪段撫辰會如著了魔似地往水底游去。

    白云擔心段撫辰會落入陷阱之中,但此時已來不及阻止他深陷其中,他猶如一根脫弦飛出的箭矢直奔水底,白云別無他法只好硬著頭皮地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在兩人游回到第二層的時候,一朵巨碩的水花在水底炸開,白色的水花翻騰激蕩,勝若一頭張牙舞爪的猛獸。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