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第二百三十二章 四大武奴韓龍蛟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6-05
    李峰左掌每移動半寸,龍紋長槍便在他手中暴雨梨花,宛如一道道閃電橫亙愈發深邃的夜幕。

    天邊的晚霞徹底褪去,那人的容顏也徹底隱藏于昏暗的光線中,只能勉強辨認得出他是一個身材修長的男子。

    李峰邁出了半步,雙膝微微彎曲,做出一個千斤坐鼎的姿勢,手中的長槍見縫插針,轟然釘向那人的腦門。

    眼瞧那人的腦門就要被長槍炸出一個大洞,間不容發之際,李峰卻改變了長槍的落勢,這一舉動在旁人看來,完全是一個對戰局失誤的判斷。

    高手過招盡在咫尺分毫,眾人在大開眼界的同時,卻是弄不清李峰的路數,在兩人的對弈中李峰占盡了上風,而那個突如其來的神秘人則一直見招拆招處于下風,以李峰的經驗和實力,無論如何都不會犯起這種低級紕漏,要知道李峰可是當世劍道大能,實力與名聲獨冠劍道,只有一種可能,那便是李峰刻意為之,給那人留出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林學書皺了皺眉,似乎讀出了李峰此舉的用意。

    彌漫著雷霆神威的長槍在那人的肩頭呼嘯擦過,在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的同時槍頭砸中泥地,轟出一個巨大窟窿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那人抓住了李峰刻意給出的良機,縱身猶如惡虎飛撲,想要乘機逃脫李峰的“魔爪”,在這等生死之際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空去間隙深究李峰此舉的用意,即便明知這是李峰布下的陷阱也不得不踩,在李峰這座頂天山岳的面前,他連一只寄生于滄海飄渺的蚍蜉都不如,他甚至開始后悔這一場偷襲。

    可就在那人誤以為掙脫牢籠之際,李峰突然松開了握住長槍的手,往前一探,抓住那人的后背衣領,整個動作就像是拎起一只垂死掙扎的野貓,那人欲要反身撲咬,但李峰哪里會給他倒打一耙的機會,左手順勢往下一摁,那人如稻苗入田栽進了地面數尺。

    風塵彌漫,那神秘人負傷遠遁,卻不見李峰有何舉動,他靜靜地佇立在煙塵中,根本就沒有要去追擊的念頭。

    飛來峰眾人見狀,紛紛蠢蠢欲動,但皆被李峰牽引的氣機所壓制,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師父,那人多半是天龍會的眼線,決不能讓他逃去通風報信!”唐大里驚呼道。

    沙塵散去,李峰依舊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神秘人一路逃竄,在地上留下斑駁的血痕。

    李峰拔起那桿深深栽進地面的云紋長槍,手臂一彎,向著神秘人逃竄的方向擲出。

    此時,那個神秘人已經逃到了百丈之外的距離,李峰擲出的長槍猶如一根縈繞雷電的巨大箭矢,一瞬一息之后細針穿布,分毫不差地貫穿了神秘人的左肩頭。

    神秘人噗通地倒在了地上,但片刻后苦撐著傷勢站了起來,一手取下

    貫穿肩頭的長槍,踉蹌著身子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官道重歸平靜,漫天蓬勃氣機徹底消弭,束縛眾人的“手”亦悄然松脫。

    唐大里和白云欲要去追擊那個負傷逃竄的神秘人,卻被林學書的一個眼神止住。

    李峰提了提青峰,似乎在安慰這位身經百戰卻閉劍封鞘了足足二十年,久違戰機又得不到出鞘機會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李峰抬頭望向在夜幕下妖熒瘆人的青玄山輪廓,道了一個字:“走。”

    眾人百思不得其解,為何李峰要放虎歸山,讓那天龍會的眼線回去通風報信,如此一來豈不是給眾人上山的路添堵?

    李峰沒有解釋一言一句,邁出大步踏風掠往青玄山,他的脾性素來如此,行事雷厲風行,從不會講因果原由。

    眾人雖是一頭霧水,但既然李峰做出決定放那人離去,這其中自然有他的想法和布局,況且這趟青玄劍派之圍的渾水,深淺難喻,僅憑眾人淺嫩的眼界,又如何能看出個因為所以,眾人便沒有再多問一個字,收斂心神隨李峰趕往青玄山。

    李峰領著眾人一路沿著那神秘人留下的血跡而行,這不禁讓眾人愈發生疑。

    “學書,你可猜得出師父在謀劃著什么?”沿著血跡行進間,唐大里終于忍不住問道:“我這木頭腦袋始終鉆不出個眉目來。”

    白云倒是有些想法,但他不太敢確定,所以他也很想聽聽林學書的見解。

    李峰一直掠在前頭,他已經刻意放緩了速度,但仍與與眾人拉出了好一段距離,不是眾人不想追上李峰的步伐,而是壓根沾不著李峰的影。

    林學書輕揉下巴,思量了一會,抬頭看了眼李峰的背影,又低頭看了下地上如長蛇延伸的血跡說道:“你們可猜出剛才那個神秘人的來歷?”

    唐大里搖了搖頭,李馨兒木勝碧繡等人一律如此。

    “當真一丁點兒門道都瞧不出來?”林學書有些訝然道。

    “咱又不是你,整日有事沒事往書山文海里頭扎,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,哪里能瞧得出門道來。”口直心快的木勝心癮難耐,他最受不了林學書這種吊人胃口的性子:“你就打開天窗說亮話罷。”

    “難不成還能是什么驚世駭俗的大能不成?”李馨兒有些輕蔑地說道:“想來也不是,在爹爹面前那人連一只螻蟻都不如,爹爹翻手覆手便能將他摁死。”

    碧繡開口說道:“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林學書不再賣關子,但也沒有直言出心中的想法,畢竟一切都是他的大膽推測罷了,他更愿意點到為止逐步引出眾人的想法,而不是先入為主地凝固眾人的思維,從而才能得出大家的結論驗證他的推測。

    “你們可曾聽過天龍會盟主慕長生身邊有四

    大武奴?”林學書問道。

    “武奴?”眾人面面相窺,就連曾與慕長生有過一面之緣的白云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林學書點了點頭,臉上沒有多大的神色變化,約莫是早就料到了眾人的反應,繼續說道,“雖然剛才我沒有看清楚那個神秘人的容貌,但從他所使的那桿龍紋銀槍中可以判斷出來,那人應該就是四大武奴之一,人稱云龍槍的韓龍蛟。”

    “那此人的境界?”唐大里問道。

    林學書眉頭微凝答道:“慕長生手下的四大武奴皆高深莫測,而適才的韓龍蛟更是四大武奴之中躋身太封境界的大能。”

    眾人的臉上除了膛目結舌之外,更多的是發自內心的自豪,一個實實在在的太封境界大能,在李峰的面前竟然如此微不足道,髻霞第一劍果然名不虛傳。

    唐大里搭話道:“既然那人是天龍會四大武奴之一,又是太封境界的大能,師父為什么要把他放走?這與放虎歸山有何區別?”

    “對,大戰在即,若是折去慕長生這員大將,不正好能挫一挫天龍會的威風嗎?說不定還能讓天龍會因此傷筋動骨呢。”木勝咬了咬牙說道,像極了市井婦人買菜死被坑蒙斤兩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這正是師父的高明之處,亦是常人比不了的大手筆大氣魄。”林學書并不著急替眾人解惑,而是留給眾人片刻的尋思光景,爾后又說道:“師父根本就沒想過以戰止戰解開青玄山之圍的困境,天龍會傾巢而出封山圍籠,雖然師父在劍道上乃是天下無雙的人物,可肖大掌門因妖氣根源一事深陷囫圇,青玄劍派又因劉未已勾結天龍會一事,人心分崩離析實力大損,而天龍會不僅有當世魔頭天龍會盟主慕長生親自壓陣,還有眾多天龍會高手護航,且不說勝算大小,一旦開戰,無論是天龍會還是青玄劍派都會陷入泥澤,想要從中掙脫可不是一時半會的易事,前來破局的咱們自然也不會例外,而此時髻霞山上又風雨將至,青葉子師祖的預言全部靈驗,咱若是陷入了青玄山的泥澤,一旦髻霞山有何風吹草動,根本無暇顧及。”

    眾人豁然貫通,但無一人搭話,都在靜候著林學書的下文。

    林學書繼續說道:“唯一能智取的方法,便是照那位萬象觀首席弟子所言,將天龍會趨之若鶩的青玄妖晶帶出青玄山,如此一來,天龍會斷不會再對一個退出了正派五大巨擎,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浪費心思,青玄劍派的困境自然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“可這與師父放走那四大武奴之一的韓龍蛟有何干系?”林學書這一番分析的確是鞭辟入里,可始終沒有繞道點子上,唐大里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林學書揉著下巴說道:“木勝適才所言并非全無道理,若是折去了韓龍

    蛟,無疑是給了天龍會當頭一棒,但只要稍稍細想縱觀全局便會明白,勝券在握的天龍會又怎會甘愿吞下這等恥辱,那韓龍蛟可是慕長生手下的四大武奴之一,老話說打狗得看主人,當著整個天龍會的面打慕長生的狗,于私于公慕長生都不會善罷甘休,如此一來青玄山之圍便徹底成了死局,無方可解無藥可治,師父的眼界玲瓏剔透,放走韓龍蛟之舉,實屬是在替全局斟酌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