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第二百二十八章 禮尚往來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6-05
    “李峰,好大的膽子,竟然仗著不世神通與天龍會相互勾結,屠繆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。”蟒衣宦官兩只大袖猛地一蕩,卷起一地油桐花,雙眸之中盡是深不見底的寒意:“你可認罪?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除了氣定神閑以劍拄地的李峰之外,其余飛來峰眾人面面相窺,雖不知這蟒衣宦官有何來頭,但大都對飛魚衛的名號多多少少有過些耳聞,這些大內虎豹身手不凡,行事手段心狠手辣,讓無數流竄逃亡作奸犯科的江湖重犯聞風喪膽,那位童顏鶴發的長眉宦官既然能對飛魚衛“揮之則來,揮之則去”,身段自然是不會差到哪里去,只是從這位身手高深莫測的蟒衣宦官的言辭中,眾人似乎聽出了他有栽贓嫁禍之嫌。

    在飛來峰閑來無事的時候,林學書總是一頭扎進書山文海中,正所謂讀書破萬卷,浸泡久了幾乎能褪出一張皮子來,那蟒衣宦官語出驚人,可李峰卻由始至終都不曾凝起眉頭,林學書便也穩住絮亂紛飛的神思,打量起那位來頭不淺手段驚世駭俗的宦官來,大紅蟒袍上繡有一條四爪彩蟒,過肩纏身,衣中金織邊五彩。

    五龍四蟒,能經得起這份圣恩深寵的宦官普天之下能有幾人?林學書好讀書,讀的書涉獵甚廣,泱泱大梁能身著四爪過肩五彩蟒袍的宦官,只有官居人閹極位的大內總管,林學書霎時有如芒在背之感,不禁冒出一身冷汗,幾乎浸濕了他的整個后背,他曾去過一回京城長安,在那座天底下最富麗堂皇的金琉璃瓦宮城內,有一只叫天下人膽寒的人貓。

    李峰輕輕提起青鋒劍,劍鞘帶起一抹泥土:“既然在魏總管的眼里,李峰是身懷不世之材的大能,那若真要作奸犯科又何須勾結天龍會?”

    當“魏總管”這個名字在李峰口中道出時,包括周慕云在內的眾人無不虎軀一震,亦錘實了林學書的猜測,眼前這位蟒衣宦官正是當今大內總管魏忠仁。

    “你可認罪?”魏忠仁冷聲重復了一遍,似乎鐵了心要把這樁罪名扣在李峰的頭上。

    “何罪之有?”李峰面無表情地問道:“還是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?”

    “人證物證俱在,你就莫要再狡辯了。”魏忠仁頗有深意地掃了一眼被李峰擋在身后的飛來峰眾人,最后目光落在青袍道士周慕云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周慕云打了一個冷顫,宛如被千年寒冰包圍在其中。

    周慕云稍稍抬首,與那位執掌大內生殺的權閹正直對視,在那雙晦澀不明的眸子中,周慕云好像看見了一絲若隱若現的恨意,但這種令人不寒而粟的感覺并非直指于他,而是隱隱照著李峰。

    李峰的臉上先是浮掠過一絲訝然:“原來是舊怨難消。”

    魏忠仁沒有答話,嘴角

    勾出一道詭異的弧線。

    李峰斜看了一眼周慕云,平靜地說道:“魏總管好大的手筆,想來早就知道了青玄劍派之圍一事,先是故意露出蛛絲馬跡,讓這位入蜀尋找機緣的萬象觀大弟子深陷其中,引他咬上天龍會余孽,好讓他撞破天龍會要在此處動手血洗我派弟子的秘密,魏總管明知區區天龍會余孽根本就毫無勝算,并算好了時辰路過客棧,好讓天龍會余孽有所忌憚,動手的時辰往后壓,待到天龍會血洗干凈整個客棧,這位萬象觀大弟子便也趕到了,他也正好是魏大總管處心安排的人證,如此看來,與天龍會相互勾結殘害百姓的,更像是魏總管才對。”

    魏忠仁尖聲細氣地笑了幾聲,又嚴正其詞道:“本宮倘若真有這般大手筆,還容得那天龍會狂妄猖獗?”

    魏忠仁邊搖頭歐邊嘖嘖說道:“都說青鋒劍主李峰是泱泱君子,乃當世劍道澄明清流,是髻霞山的擎天石柱,卻想不到是那敢做不敢當的偽君子,看來啊是天下人看走了眼了。”

    溫文爾雅的周慕云向那蟒衣宦官拱手一拜道:“魏大總管,李師叔句句屬實,晚輩周慕云可以項上的人頭做擔保,還請魏大總管莫要冤枉了好人才是。”

    魏忠仁冷笑了一聲,目光在周慕云的身上一點而過:“雖說這場大龍鳳與本官無關,可你這趟入蜀不正是為了尋找一份潑天機緣,好讓萬象觀有取代青玄劍派躋身正道五大巨擎的理由嗎?”

    白云以及飛來峰眾人終于聽出了弦外之音,當下面如死灰,這位蟒衣宦官的心腸當真是涂了蝎毒砒.霜了?

    “罪人李峰勾結天龍會,領髻霞山飛來峰一眾弟子屠繆無辜百姓,萬象山首席大弟子見義勇為將其繩之於法緝拿歸案。”魏忠仁繼續說道:“這份潑天機緣可不是人人都能求得來的福氣,萬象觀不僅能藉此名正言順登上五大巨擎之位,而你這位萬象觀大弟子還能名滿天下,何樂而不為?你要知道你眼前之人可是泱泱劍道的一棵擎天巨樹。”

    周慕云漸漸放下拱禮的雙手,義正言辭道:“萬象觀要躋身正道五大巨擎不錯,但要走路是莊康大道,要求的機緣也是光風霽月的福緣,斷不可操之過急,更不得彎曲事實取他人之痛成自身機緣,如此方能保萬象山氣運百年興盛。”

    魏忠仁并不打算浪費口舌說服這位萬象觀大弟子,眼中充滿著鄙夷:“不打緊,萬象山上自然有的是人巴望著這份機緣。”

    周慕云臉色一沉,竟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此時,那撥如邪魅穿堂,進入客棧大肆搜尋的飛魚衛無功而返,在蟒衣宦官身后一字排開。

    為首的飛魚衛統領對蟒衣宦官拱手行禮道:“稟魏總管,并無收獲。”

    魏忠仁

    臉色驟變陰沉,目光第一時間投向與他只有數步之隔的李峰。

    沉默了許久后,李峰終于開口說道:“我這趟下山只為了解青玄劍派之圍,無意摻雜污穢渾水,還請魏總管讓出一條平坦大道。”

    魏忠仁的眼中有道不清的陰沉,像是天空上積郁許久的烏云,幾乎就要在這一瞬作巖漿迸發。

    青鋒劍分明是嗅到了殺機,如同籠中猛獸錚錚嘯鳴,欲要掙脫掌控與那襲蟒衣大戰一場,只是李峰由始至終都沒有松開握住青鋒劍的手,青鋒劍似乎也心有靈犀,褪去了些許勢不可擋的凌厲。

    李峰從懷中取出一卷殘缺不齊的刀譜。

    林學書與白云都是一震,他們認得這張泛黃褶皺的刀譜殘卷,乃是血刀門的獨門刀法九曲斷魂刀譜之一,二人不約而同的轉頭對視,想起在龍首山的遭遇,前后何其相似,莫非一切都是這位大宦官的手筆?

    魏忠仁握住雙拳,臉上的肌肉隱隱抽搐,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,他苦苦尋覓的東西竟然會被他處心算計的獵物捷足先登,這無疑讓整座局勢翻天覆地扭轉,他反倒成了被人揪著鞭子走的那個人。

    “魏總管此趟入蜀,是不是為了這個東西?”李峰將那卷九曲斷魂刀刀譜殘卷撰在手中,只要稍稍一用力,整張手卷便會成為遇風而散的余燼。

    魏忠仁的臉上雖然沒有任何表情,但此時上下顎緊閉,牙關碎碎發響,這種響聲只有他自己才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李峰撰住刀譜殘卷的手下垂至褲縫邊,仿佛是在告訴蟒衣宦官,他沒有讓刀譜殘卷灰飛煙滅的念頭。

    “這份刀譜你是如何得來的?”魏忠仁如琴弦繃緊的神情仍無一絲緩和,似乎還愈演愈烈,眼眸驟成一條縫隙,像極了一頭吐著信子的怨毒惡蛇。

    “魏總管早就心里有數,又何必再明知故問呢?”李峰說道:“從前李峰所認識的魏總管光風霽月海納百川,絕不是心胸狹窄之人,當然,時過境遷難免會讓磐石打磨圓滑,失去了往日的靈性光澤,可魏總管如此耗費心思,以客棧為殺點苦心鋪排,如果說只是為了報復舊日恩怨,未免太過于牽強,其中只有一種可能,那間客棧又或者說那個掌柜的身份不如表面上看那般粗淺,那老掌柜乃血刀門傳人,手執五份九曲斷魂刀譜殘卷其一,若是李峰沒有猜錯的話,借天龍會之手取九曲斷魂刀刀譜殘卷,并藉此將血刀門余孽斬草除根,這才是這魏總管這局棋的目的,而李峰便是串聯起頭尾的針線。”

    魏忠仁臉頰抽搐,沒有去點破李峰這番深入淺出分析得出的結論,目光明滅不定,緊盯著李峰手中的刀譜殘卷,雙手悄然成爪。

    李峰神態自若:“還請魏總管讓出一條平坦大

    道。”

    那只蟒衣人貓依舊不為所動,擋在官道的中央,發鬢無風擺蕩,猶如撞了邪入了魔。

    其余的飛魚衛見狀,四散鋪開陣勢,將飛來峰眾人圍了個密不透風,只等魏忠仁發號命令,便一并上前將這撥勾結天龍會的亂臣賊子拿下。

    李峰卻出乎意料地一抬手,將刀譜殘卷丟給了蟒衣宦官:“禮尚往來。”

    蟒衣宦官一手接過刀譜殘卷,但身上令人窒息的殺意卻不消反增。

    李峰沒有說話,只是松開了握住青峰劍的手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