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第二百二十章 血云當頭玄武出世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5-19
    不知何緣何故,髻霞山一連下了數天的滂沱大雨,卻在這一夜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夜入至深,冷月當空,髻霞山的夜穹之上,有萬頃血云凝聚,遮蔽了星辰朗月,猶如一口連貫天地的巨大漩渦,將這黑夜之中的一切猩紅吞噬殆盡。

    抱著一疊經書沉沉睡去的年輕道士猛地從床上驚醒,額前后背冷汗如雨,他撥開壓在胸前的書籍,穿好衣裳打起一盞燈籠推門而出,而那頭黑白大貓半夢半醒形如游魂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年輕道士抬頭望了一眼異象橫生如血海彌漫的夜穹,神色難得一見的凝重,腳步匆匆忙忙往三清峰禁地走去。

    髻霞相承千年,氣運萬紫千紅,素有天下第一道庭仙山之譽,今夜卻為滔天濁云所遮蔽,漫山蓬勃氣運蕩然無存,而天穹之上血海濤涌的景象愈演愈烈,以蛇蟒吞龍之勢從天而降,幾乎淹沒整座髻霞山脈。

    年輕道士風風火火,兩道眉頭幾乎連成一線,夜色昏暗的緣故,道士踩中路邊泥坑,整個人重重摔地,手中燈籠脫手飛出砸了個稀巴爛,就連原本只夠照亮立足之地的火光亦隨之熄滅。

    道士渾然不顧疼痛,爬起身后又繼續摸黑前進,甲子前髻霞山出過一位神通廣大的神仙,青葉子祖師,這位髻霞山第十八代掌教,在飛升入圣之時留下了三句耐人尋味的預言,當髻霞為血云遮天,玄武出世之日,髻霞山必遭浩劫。

    如今血云壓頂,甚有遮覆髻霞之象,正靈驗了青葉子那三句預言的第一句,而此時李重山又于三清峰禁地玄空洞閉關悟道,多半是對髻霞山上的異象一無所知,故而年輕道士才如此匆忙趕往玄空洞。

    在鋪天駭人血芒的映照下,莫天象忽見林中有黑影長掠,揉了揉眼卻又不復存在,以為只是林中樹影婆娑,匆忙間眼神失靈罷了。

    莫天象來到玄空洞外,卻見藍袍老道伏倒在一片斷木廢墟上。

    “師父!”莫天象遠遠呼喊,久久得不到回應。

    莫天象心急如焚,大步流星扶起李重山,那襲修修補補的褪色道袍破碎襤褸,分明是給利刃刀芒扯出的口子。

    莫天象連連呼喚數聲,李重山才緩緩蘇醒過來,臉色霜白如滴墨不沾的白紙。

    此時,各峰弟子破空趕至玄空洞,就連平日深居簡出的李峰亦攜一眾弟子前來,血云當頭關乎髻霞大運,各長老自然怠慢不得,來到玄空洞后見掌教負了傷勢,審視周遭,皆是斷枝殘葉連片,分明是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打斗。

    “師父,到底所為何事?”莫天象想攙扶李重山站起,可李重山有氣無力地擺了擺手,莫天象生怕觸及他的傷勢,只好扶著他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在孔道人的旨意下,大部分弟子四散扎入山澗,搜尋闖入髻霞

    禁地之人。

    李重山無力言語,閉起雙目運氣調息,試圖止住體內絮亂的氣海。

    李峰目光凝重,彎身拾起一根攔腰折斷的樹枝,發現切口處光平滑無痕,不像是因打斗而殃及池魚所釀成,反倒像是刀切豆腐般利索干脆。

    孔道人注意到李峰的目光有所異樣,但當他看見李峰手中那根樹枝時,也不禁投出同樣訝異的目光,于是又接連拾起數根樹枝,再放眼滿目瘡痍的林間廢墟,盡是如此。

    雖心存疑惑,但李峰與孔道人皆乃當世大能,對以劍氣取頭顱掀波瀾的手段見慣不怪,奇怪的是李重山乃天道大能,包羅萬象,若想以刀劍傷李重山簡直就是無稽之談,除非是腳踩天罡的劍道大能,可縱觀天下如今能在劍道上腳踩天罡者,一個手掌的指頭便能數得過來,單單是髻霞山便就已獨占其二,余下的又與髻霞山風牛馬不相及。

    明鏡長老手搭一拂塵,沒有去窮根揭底為何這些樹枝的切口如此平滑,視線于廢墟上神游,捕抓到一張只剩半截的玄鐵面具,大袖一拂順手拈起,冷哼了一聲說道:“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膽,竟敢闖我髻霞禁地?”

    頭頂血芒無孔不入照進林間,甚是森然。

    吳飛俠抱臂倚著一棵枝葉被削去大半的古松,掃了一眼明鏡長老拾起的半張面具,抬頭望向彌天血云說道:“多半又是那天龍會的陰險行徑罷。”

    “髻霞為血云遮天,玄武出世之日,髻霞山必遭浩劫。”孔道人目光出神,當下來回踱步,碎碎念道:“如今血云已至,卻不見玄武出世,這是何解?”

    白云在林間搜尋一無所獲,折返玄空洞時恰好看見明鏡長老手中那半張玄鐵面具,霎時如遭雷擊,手中神荼脫手落地,饒是那黑衣人化成了灰他也認得出來,更何況是那半張清晰可辨的玄鐵面具。

    李峰回首望了眼白云,極為不解地問道:“何事驚慌?”

    白云竭力平復心中猶如熔巖迸發的波滔,彎腰拾起神荼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李峰點了點頭又問道:“可有收獲?”

    白云搖頭說道:“沒有發現任何線索蹤跡。”

    經過山下那座大染缸的洗涮,白云已不是當初呆頭愣腦不諳世事的少年,凡事思七分行三分,黑衣人的的確確是他的弒師仇人不錯,可他答應了灰衣老僧要放下仇恨心魔,那就得一言既出知行合一,若是再因風吹草動而心生怨念,那在山下錘煉的一切都只會前功盡廢,再者在木如山上,那黑衣人出手搶奪紫檀木珠,發現那頭惡蛟的精魂已寄生在他身上時,揚言要借他的仇恨好好供養那頭惡蛟,白云拿捏不定這是否乃黑衣人精心謀劃的陷阱,故而沒有貿貿然去添磚加瓦,捅穿那張面具的底細。

    理

    順絮亂的經脈氣海,李重山臉上終于重現血色,這時他才在莫天象的攙扶下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明鏡長老拂塵一蕩,將那半張面具拂出:“掌教,到底是何人擅闖禁地?”

    李重山攤手接下那半張面具,咳嗽了數聲搖頭說道:“不知,只知是一個戴著玄鐵面具的黑衣人,他妄圖進入玄空洞破去青葉子師祖布下的那處大陣。”

    一眾髻霞長老的目光愈發沉重。

    此時,出去追尋神秘人的髻霞弟子皆無功而回,白云與那白衣相視了一眼,白衣微微地搖了搖頭,白云眉頭一陣失神。

    李重山忽地頭痛欲裂,搖搖欲墜,眾長老憂心掌教的傷勢,便讓莫天象先帶李重山回三清峰休養。

    頭痛之感恍如電光一霎,李重山穩住了身子大夢方覺,抬頭看著猩紅如血的云海,用旁人聽不清的聲音喃喃道:“我。。。沒有擋下他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翌日,血云褪去。

    一眾髻霞長老聚首三清殿。

    事態緊促,孔道人代行髻霞掌教,邀各峰長老前來三清殿商討對策。

    三清殿內除了各長老,還云集了各峰的英杰才俊。

    有藝高膽大的長老率先提議道:“干脆直搗黃龍,蕩平雁蕩山。”

    “萬萬不可!”孔道人搖頭說道:“天龍會扎根江南盤根錯節,過江龍不壓地頭蛇,僅以髻霞之力想要渡江蕩平天龍會無異于癡人說夢。”

    “天龍會都欺負到頭上來了,不妨聯合其余三大門派一同出擊,給那氣焰囂張的天龍會當頭一棒!”掌髻霞煉丹房的張宗元說道。

    舉手投足間盡是冷凜氣態的明鏡長老微微失神,言簡意賅道:“木如寺之會各派死傷慘重,這回定當如驚弓之鳥,只愿各掃門前雪。”

    “諸位何故如此斷定那黑衣人就是天龍會之人呢?”李峰語出驚人。

    一時間竟無人答得上話。

    “髻霞為血云遮天,玄武出世之日,髻霞山必遭浩劫。”李峰撫須說道:“青葉子師祖留下的這三句話格局甚大,縱然天龍會有不軌之心,可終歸在二十年前的一戰中元氣大傷,若是只把眼界停在天龍會上,只怕會因而顧此失彼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孔道人點頭贊同道:“昨夜玄空洞前,皆是凌厲刃芒落下的痕跡,掌教乃天道大成者,除非是腳踩天罡的劍道大能,才有本領重創掌教,而天龍會中壓根沒有使劍使得如此出神入化之人。”

    三清殿內議論紛紜,一在論道坪上掃地的道童丟掉了掃把,驚慌失措地跑進三清殿。

    眾人不解,便問他何事驚慌。

    那道童氣喘如牛,兩行淚水嘩嘩直下,顯然是嚇得不輕,指著論道坪的方向抽泣道:“有。。。有怪物。”

    論道坪上,一頭

    宛若山丘高隆的巨龜從蟠龍道爬上論道坪,在那尊許祖石像前驟停,四腳入殼,不下萬斤的龜殼轟隆地砸下論道坪,引得三清峰為之一顫。

    天穹驟起大雨,髻霞萬物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一眾髻霞長老率先走出三清殿,座下弟子緊隨其后,渾然不顧漫天雨線。

    “是它?”白云目瞪口呆,此時此刻坐落于三清峰論道坪上的,正是初上髻霞之時,那頭在飛來峰林澗與他不期而遇會說人話的巨龜。

    “玄武?”一眾長老錯愕失色。

    孔道人神情復雜:“該來的始終還是要來。”

    (第二百一十八章的末尾有所改動,當時漏了一小段很重要的信息,如果看不懂這章的可以回頭去看一下結尾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