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天煞孤星命理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5-06
    “從前我覺得山下盡是妖魔鬼怪,可時隔多年再看其實也沒有那么不堪,或許是我放下了,又或許是因為心里頭有惦記的人有惦記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玉有良次,人有好壞,這座湖中有的人滿身是泥,有的人出于污泥而不染,她生于帝王將相之家,外人看來金磚玉床鐘鳴鼎食,可正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同樣的道理,她選擇不了她的身世,亦選擇不了她的去向,她只有一種選擇,那便是高高在上俯瞰凌亂的眾生,只因為她姓趙。”莫天象眼中有碎光閃爍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江南揚州,曾出過一戶聲名煊赫的莫姓人家,家主是權傾天下的朝廷重臣,為了大梁江山盡忠職守,那會大梁烽煙四起的亂象剛風平浪息,各地藩王卻又擁兵自重,為了掌控江南經濟命脈,削奪藩王實力,皇帝親自下旨,將江南戶部司大臣這頂燙手山芋大帽,扣到那位莫家家主的頭頂”

    “其實明眼人都看得出,江南戶部司大臣這頂帽子,不過是徒有虛名的虛銜罷了,在藩王的地盤斂財無異于虎口奪食,這是把那位莫家家主往火坑里推,可江南自古便是沃土油膏之地,又遠離北方戰線,倘若讓那位江南之主在江南一地養精蓄銳,日后定當后患無窮,設立江南戶部司大臣,這是皇帝不得不行之險著,莫家家主卻義不容辭,率舉族回揚州任職,那位江南之主卻在暗里層層阻撓,莫家家主歷盡千辛萬險終于到揚州任職,卻在一場大火中被移平門庭。”莫天象聲線顫抖,淚水已浸濕了他的胸前大片藍袍。

    “只留下一孤苦伶仃的無根浮萍,那晚他偷溜了出去買糖葫蘆,回來后只余下化為灰燼的家,他漫無目地在街頭游蕩,不知走了多久他倒在了雪地中,他感覺到雪很冷,好像粘住了骨頭,又好似粘住了他的魂魄,后來一些路過的好心人把他扶了起來,他知覺麻木地倚在墻角等死。”說到此處莫天象已成淚人。

    “最后救他的是住在那堵朱紅高墻后的女孩,后來他才知道她與大梁國姓同一個姓。”莫天象沒有伸手去擦拭濕潤的眼眶,而是任由涕淚縱橫。

    “夷滅他門庭的是那堵朱墻后的人,救他的也是那堵朱墻后的人。”莫天象凄涼笑道:“到底是天意弄人還是命運使然?你讓他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男兒有淚不輕彈,只是未到傷心處,白云怔怔地望著身旁潸然淚下的藍袍道士,心頭百感交集,想要出言安慰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。

    莫天象繼續說道:“后來一位桃木盤發的老道把他帶回了髻霞山,他踏上流霜紛飛的論道坪時,頭一回地哭出了聲,哭得撕心裂肺,老道陪著他在風雪下站了半個時辰,他問老道他什么時候才能下山,老道掐指一算,說待江南

    飄起紛飛紅色之日便是他下山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山上的日子比不得山下,枯燥乏味,他拜入了老道的門下,可在他之前老道一生不曾開門收徒,亦不曾沾染俗世因果,故而座下就僅有他一根獨苗,他在山上舉目無親形單只影,總是會想起那片湖光春色的故土,他也曾問過老道為何要收他為徒,老道卻只是云里霧里地說一切乃上天旨意,兩人能成師徒乃一緣字,他不依不饒地問過好幾回,老道卻依舊一成不變地答了好幾回。”莫天象終于止住了哽咽,用寬松的大袖拭去淚珠。

    “可在髻霞山上待了兩個年頭,他又嚷嚷著要下山,老道不許,他便把老道在住處院子里頭栽種的花花草草拔了個一干二凈,老道還是不許,他那回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少年,年輕氣盛少不更事,自然是不會就此屈服,非要下山去見她一面不可,便又將老道房里的藏書通通撕成碎屑,老道看著滿地散落的紙屑非但沒有半分責備的意思,還把他帶到了藏書閣,讓他把里頭的書都給撕干凈,撕完了便能下山去,他看著藏經閣中堆積如山的藏書,撲通一聲地跪了下來,淚涕縱橫地求老道放他下山,老道卻一言不發地在他跟前靜靜地站了一個時辰。”莫天象眼中黯淡無光,苦澀地挽起嘴角,像是在嘲諷當年自己的年少不經。

    “后來老道告訴了他真相,之所以收他為徒,是因為老道做了一個夢,夢見三清始尊中的上清、太清二位尊神同時下凡,在江南的一戶人家門前駐足不前,不久便聽得府中有嬰兒啼哭,是乃玉清大帝托世,老道幾乎走遍了江南,卻仍是找不到那戶夢中所見玉清大帝出世的人家,只好徒勞無功折返髻霞山,一晃眼好些年過去,老道卻機緣巧合地在江南揚州尋到了那戶人家,四周的場景與夢中所見如出一轍,只是那座府邸卻在大雪中化為了余燼,再后來老道在風雪紛飛的巷口遇見了他,并將他帶回了髻霞。”莫天象繼續說道:“說來好笑,上山前老道曾告訴他,他乃玉清大帝托世,故生而天煞孤星命理,命格鋒芒太過,注定一生坎坷孤獨終老,只有江南下起紅雪之日,天孤命理才會破去,若在此之前逆天而為,定遭大劫,還會殃及池魚。”

    莫天象眼中仍有碎光婆娑,但他微微側過臉有意去遮掩這一神情。

    “再后來他到了及冠之年,他又問老道,他身犯孤星命煞,難道老道就不怕禍水東引諸如此類的疑惑,可老道卻只是溫顏一笑,說髻霞山上仙氣蓬勃流溢,孤星命煞在髻霞山上不起作用,此消彼長。”莫天象自顧自地苦笑數聲。

    “可哪里有什么此消彼長一說,后來他才知道那位髻霞山大掌教之所以收他為徒,是要以自身運數抵

    磨去他身上的鋒芒,助他逆天改命繞開兇險多舛的命數,故而老道的氣數江河日下,雖入了天道卻邁不過天道。”莫天象黯然低下頭,愧疚不已:“可即便如此,亦只是治標不斷根,他乃玉清大帝托世,終究還需等江南下起那場紅色的雪,而在此之前不可動凡心不可入凡俗。”

    “自此,他終于明白了老道的良苦用心,不再提起過半句要下山的話。”莫天象說道。

    莫天象抬頭望向南邊:“他只不過是想下江南見她一面,可等那場紅色的雪,一等便等了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聽完藍袍道士的衷腸后,白云深有感觸,終于開口說道:“那座琉璃瓦頂朱漆高墻的吳王府夷滅了他家族門庭,可他為何還會愛上那位同是朱墻后頭的女子?一命之恩當真抵得過滿門血仇?”

    莫天象胸前的大片藍袍早已被淚水染濕通透,他肆無忌憚地將發髻上那根桃木發簪取下,長發隨風凌亂擺蕩,雙鬢的烏絲與臉頰的淚痕混作一體,他平靜地說道:“就在他依偎著墻角瑟瑟發抖萬念俱灰時,她笑著跟他說,她爹犯下了滔天罪過,如果她嫁給他,他會不會原諒她爹。”

    白云木訥呆滯,腦海中不斷浮現出那個流裙女子的樣子,都說人分善惡,可人之初,性本善,人生來便是一張一塵不染的宣紙,至于如何描繪深淺,要看他日后的際會經歷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天下之大紈绔多如牛毛,出身商賈之家的紈绔依仗家財萬貫,一擲千金胡作非為者比比皆是,出身世家大族者更過之而無不及,依仗權勢欺凌作惡,事后事了拂衣去,那些被欺凌的星斗小民要比銀子比不過,要比權勢又望塵莫及,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自知,而那位江南之主的掌上明珠卻如此出于淤泥而不染,實乃一股清流。

    莫天象任由發髻凌亂,露出一個從未見過的苦澀笑意道:“不知為何,我心頭縱有千斤萬兩的憤恨,好似都在那一瞬煙消云散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只因為她的一個笑容。”莫天象自言自語道。

    滿門血仇卻敵不過所愛之人的一個笑容,白云若有所思,忽然覺得莫天象才是這個天底下最為凄涼的人,愛上了一個人大逆相悖的人,等一場不知何年何月何日又或是這輩子都不會飄起的紛飛大雪。

    “莫師兄,你當真放下了血海深仇?”白云輕嘆了一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放下又能怎樣?我也曾笑自己無用,堂堂男兒不報滿門血仇,反倒窩囊在髻霞山上,心心念念著仇人之女,可往事如塵煙,一味撰緊之會適得其反,如師父所說,這是我的命,既然命不可違,倒不如聽天由命。”莫天象笑得皮開肉綻說道:“我沒有別的念頭,只是希望能下江南見她一面,僅此而已,往

    后便安安分分踏踏實實地回髻霞山,繼續當我的牛鼻子道士。”

    藍袍道士的坦蕩讓白云自慚形穢,亦讓他豁然開朗,他終于明白了這位髻霞山大弟子何故如此沒心沒肺,只顧在髻霞山上遛彎轉圈不務正業,他放下了心中羈絆,心中無塵,故而無塵。世人皆知髻霞掌教師徒二人同修天道,可何謂天道?天地無塵之道?

    “放下心魔,大道自然。”白云喃喃自語,慧根靈光一閃,好像有那么一點參透了這句禪語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