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第一百八十章 該殺!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4-18
    本站:m..然而目睹了這一切的青衣老儒只是眉頭略微斂起,并沒有做出任何反應,更沒有出手相救這位曾是左臂右膀的愛徒,在他看來他已得到了讓江湖群雄趨之若鶩的冰魂魄,而青玄劍派大掌教之位也唾手可得,童青瑤于他來說早已是無用的棋子,可有可棄,再者,他容不得冰魂魄的消息,乃至今夜之事有第二個人知道,免得日后落為把柄受人擺布,只有死人才不會說話,也只有死人才能讓他安心。

    素袍公子奪過青衫尸首手中的長劍,一手摟著虛弱的紫衣,神態冷峻。

    白云眉頭一橫,神荼的劍芒直指向青衣老儒,衣袍上大小不一的口子鱗次櫛比,血跡斑駁,可對這位髻霞弟子來說似乎都只是皮肉之癢。

    青衣老儒用拇指輕撥佛珠,目光煥然一新落向白云,又從頭到腳掃了一遍這位如有金剛不壞之身的年輕人,稍稍訝異道:“那位紫衣姑娘乃如假包換的紫府境界,卻也扛不住老朽七成功力,而你不過是一個不足一提的入弦境娃娃,反倒是安然無恙。”

    老儒生步步走近,抬頭說道:“莫非這便是冰魂魄之力?”

    “難怪我手中這條珠子靜若死物,原來冰魂魄早就寄生在你的身體之內了。”劉未已撥動佛珠的手驟然合上,灰衣老僧的遺物瞬間生出一剎火光后,化為烏黑的炭余灰燼,又

    猛地揚手把余燼灑向空中。

    白云眼睛驟紅,不顧一切地撲向青衣老儒。

    劉未已咧嘴一笑,衣袍無風鼓動。

    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一口熱血涌上白云喉嚨,緊接著整個人倒頭飛出,轟地撞入地面砸

    出一個半人高的泥坑。

    白云如同一株枯蓮癱軟在泥濘間,猩紅的鮮血溢出嘴角,雙眼血絲暴漲如織,他想從泥坑中掙扎起身,可全身上下卻不聽使喚。

    青衣老儒完全不去理會那對負傷的主仆,他閑庭信步來到泥坑前,以山岳之姿俯視

    著那只在他眼里微不足道一息尚存的螻蟻。

    “冰魂魄之力?看來也不過爾爾,還是說以你的天資和慧根根本領悟不出其中玄妙?也

    罷,冰魂魄已經扎根于你的體內,約莫除你之外便再沒有人能借冰魂破之力興風作浪了,其實也不失為一件幸事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。。。”由青衣老儒身上迸發出來的殺機猶如大江東流:“只不過你既然有了成為魔頭的苗頭,那老朽斷不會讓你成為第二個慕長生,也不會給阻礙青玄劍派前行的路障添磚加瓦,更不會親手讓另一尊魔頭有機會破繭而出。”

    老儒生緩緩抬起一掌,頓時牽引起無數氣機,冷冰冰地說道:“得不到的東西,那就讓它隨風去罷。”

    有漫天烏云遮蔽月色,山澗的一切驟然凝聚,安靜得沒有一絲

    生機,原本存在的風聲蟲鳴戛然而止銷聲匿跡,只有帶著血腥味的空氣中還能聽得見一絲殘喘。

    素袍公子神態蒼白,自知無能為力,緊閉起雙目,不忍去看接下來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生死一線,忽聞悠悠琴音傳入林間,綿綿起伏,猶如清風明月柔蕩撫過心頭。

    巍巍木如山,一曲清風明月照山崗。

    琴音如清風入林蕩然無存,只留層層疊疊的波瀾漣漪,又似明月當頭照,映得人心夢魂恍惚。

    素袍公子大膽睜開眼,閉月不知何時重現銀輝。

    一汪明月席滿林間,琴聲漸而高亢漸而低吟,像是在低聲細語娓娓婉婉,高山流水之景就在耳邊,缺獨不見撫琴之人。

    琴聲入耳,大無為浮生訣筑基的脈絡氣海好似一座雨后荷池,雨后春筍一般冒出小荷尖尖,白云幾近支離破碎的心脈如獲新生,傷勢飛速愈合。

    白云的意識也隨之愈發清醒,思緒卻飄忽不定,這曲琴音韻律怎會如此熟悉?似乎似曾相識,腦光浮掠,原來曾在江南道上聞過此曲。

    青衣老儒劉未已心頭一震,臉色大變,約莫是外力所致又約莫是撫琴人的刻意為之,掌心積聚的浩然氣機在這一瞬電流星散。

    曲音不曾停歇,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樹影后走出一個披頭白發的人影。

    青衣老儒像是有所察覺,余光不漏聲色地往下壓,看了一眼氣機消散的手心,微微收斂手掌,雙目中隱隱流動著一絲晦暗之色。

    白發人影從樹蔭后走出,素袍公子的眉頭大幅舒展,適才心驚膽戰只聞得曲聲卻想不起曲名,這回總算是記起來了,白發老者這一曲乃名動江湖的清風明月,而這位形色平庸,與鄰家花甲老人沒什么區別的白發老者,正是青玄劍派大掌教,肖大掌門肖青槐。

    肖青槐雖然年邁花甲,身形瘦削,腰板卻筆直若古松不怒而威,一手抱琴,一手撥弦撫奏。

    悠悠琴韻如同天上來,與瀑布水聲簡直就是天作之合。

    待披發老者完完全全走到月色之下,琴音戛然停歇。

    青衣老儒緩和神色,向抱著一只墨色古琴的白發老者拱了拱手,視線隨即移向癱軟在地的白云,伸手指責道:“師兄,你來的正好,這個髻霞弟子以及那對來歷不明的主仆,勾結木如寺陷害我正派弟子,東窗事發后這三人惶惶逃去,我一路追趕至此,還好這三人境界不高被我一一制服,現萬佛坪上各正派弟子正陷死戰,還請師兄速速前往出手相助,這里剩下的就交給我吧,我一定審出一個究竟,還各派弟子一個交代。”

    有一柱琴弦一頭顱,一把古琴斷衷腸之譽的肖青槐肖大掌門,低頭看了眼烏黑木劍始終不離手的少年,又望向數十步外素袍染猩紫衣若血

    衣的主仆,輕輕放下古琴,這柄古琴有一個頗有韻味的名號,落葉山魈。

    落葉山魈的琴頭著地,拄入泥濘半寸,可這位素來以惜琴為名的肖大掌門卻沒有半點心痛之色,甚至連眉頭也不曾皺上一下。

    細心端查,這把古琴光澤內蘊卻不失彩,月色灑落琴身尤是明顯,琴身的雕紋細致出彩,琴頭是一只栩栩欲活的青羊頭,只可惜正面已沒入泥濘只留兩只彎彎羊角,別說像肖青槐這般聲樂大家,即使是換作初入聲樂門檻的生手,也舍不得糟蹋如此一把形聲一絕的古琴。

    肖大掌門慢慢地撫過墨色古琴的琴聲,視線又落在那具離主仆二人不遠的尸首上,眼光模糊流轉之余對青衣的激昂言辭不作答應。

    這時,白云從軟滑的泥坑中掙扎爬起,整個動作看似艱難實則一氣呵成。

    青衣老儒的眉間愈加緊湊,幾乎連為一條黑弧,愣是被這個滿身泥濘的年輕所震驚,

    就連撫琴入定的肖大掌門也忍不住多看了白云一眼,目中似乎深藏著模糊爍光,在青衣老儒的言語間,白云得知白發老者正是青玄劍派的龍首,肖大掌門肖青槐,當下如同于風浪驚駭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“肖大前輩,晚輩乃髻霞山弟子白云,于下江南赴木如寺之會的路上,得知青玄劍派劉未已勾結天龍會意欲陷害五大門派弟子,以此圖取青玄劍派掌門之位的陰謀,在今夜被我撞破后提前動手的計劃,童青瑤以及劉未已意圖殺人滅口。”白云用神荼拄地,大口喘氣道:“肖大掌門,請問該當如何處置?”

    青衣老儒重重哼了一聲,怒目圓瞪反駁道:“好你個天龍會奸細,反倒惡人先告狀起來了,等一切塵埃落定看你還如何狡辯。”

    落葉山魈入地一寸,肖大掌門始終閉口緘默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劉未已還意圖血洗木如寺,把一切罪行嫁禍于髻霞山頭上,并與天龍會達成交易,助天龍會重出江湖。”白云的語氣愈發高亢。

    落葉山魈入地兩寸。

    片刻后,肖大掌門抱琴緩步走近兩人。

    青衣老儒看著滿頭白發的肖青槐走近,手掌悄然化爪,氣機在一瞬暴漲如潮汐,氣機暗流涌蕩,令白云兩鬢凌亂的發絲隱隱跳撥。

    肖大掌門一手抱琴,一手高舉一只碧玉令牌,看著像是青玄劍派的掌門令:“青玄劍派列祖列宗在上,劉未已勾結天龍會喪盡天良,今日肖青槐替青玄劍派清理門戶。”

    “勾結天龍會。”肖大掌門臉色驟變,肅然道:“該殺!”

    白發老者褶皺的手指輕撫琴弦,旋即一道氣機如若劍芒斬出。

    唰,彈指之間,這道刀芒穿透青衣老儒的長袖。

    頃刻,由青衣老儒牽引的氣機頓時彌消,劍芒散

    失以后只見老儒扼住手腕,嘴唇微微顫動,神情十分難看。

    “誘殺正派弟子,欲圖不軌,謀取青玄劍派掌門之位。”白發老者微微抬頭,目色森然地與青衣老儒正視,舌綻春雷:“該殺!”

    話未落音,手指彎曲輕彈,又是一道劍氣離弦飛出。

    這道劍氣凌厲地抹過老儒的雙膝,青衣霎時間被拉出一道寬敞的口子,猩紅的鮮血漫出,老儒雙膝處血肉模糊,噗通地向著白云跪倒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[搜索本站:]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