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二十年了,不等了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4-18
    本站:m..一心護主的仆從咬緊牙關,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撲到女子跟前,一副英勇就義卻又畏畏縮縮的滑稽模樣,大聲喊道:“小姐你快走,別管我。”

    女子卻是從容不迫,凝視著白云的裹布長劍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白云見女子的貼身仆從有所誤解,連忙解釋道:“這位兄臺誤會了,我并非毛賊流寇,我乃髻霞山弟子,之所以如此突兀,是想與姑娘打聽一個人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髻霞山?”女子目似平湖,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“少裝模作樣,你可知道我家小姐是何人?你要是敢動我家小姐一根發絲,斷不是吃不了兜著走這般簡單,你縱有十個腦袋也不夠賠。”仆從又回頭道:“小姐你倒是趕緊跑呀!”

    “退下。”女子淡淡地說道,可臉上卻浮現出一絲道不明說不清的神色,像是驚喜又像是失落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。。”仆從大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朋友。”長裙女子嘴角微微彎起,甚是好看。

    仆從只好退回到女子的身后,但緊緊握住拳頭,不敢有所松懈。

    “你要問什么?”女子向前走近一步,平靜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認識一位名叫趙若璃的女子嗎?”白云如實問道。

    容顏足以讓整座江南男人盡折腰的流裙女子,漸漸褪去笑意,目中粼光搖曳閃動:“認識,她是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白云喜從天降,繼續說道:“太好了,我受一位髻霞山上的師兄所托,轉交一樣重要的信物給她。”

    當再次聽見髻霞山這三個字從白云嘴里道出時,女子莫名地眼眶泛紅。

    白云取出一包用泛黃荷花手帕包起的信物,小心翼翼地遞給長裙女子:“麻煩你替我轉交給她。”

    女子臉色難看,緩緩伸出白皙如脂玉的手接過信物,那條泛黃的白手帕率先入眼,卻猶如細針猛扎她的胸口:“你那師兄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莫天象。”白云脫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他為什么不自己來送。”女子黯然失色道。

    “莫師兄還不能下山。”白云如是說道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女子冷冰冰地問道。

    白云想了想答道:“他說等江南下起如血般紅色的雪,他才能下山。”

    女子不再說話,默默打開泛黃手帕,端詳著安靜躺在手心的精致木雕。

    黑暗中,沒人看見一滴晶瑩的淚珠順著女子的臉頰滴下,落在木雕上頃刻化為烏有,只有女子感覺到這滴淚珠濺開,好似心臟碎裂的聲音,清脆入耳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這份信物我會替你帶到的,可這封信請原封不動地退給他。”女子蕭然轉過身子,聲線細若游絲:“請你也給莫天象帶句話,二十年了,趙若璃不等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把那封書信隨手丟在了路邊,緩步穿過小巷返回王府

    。

    白云疑惑不已,彎腰撿起那封被女子當做無用之物拋棄的信件,望著女子凄楚的背影這才后知后覺,那位流裙女子正是莫師兄的心上人趙若璃?

    恍如隔世,長裙女子這個轉身等了二十年,二十年的等待,二十年的韶華,終歸是等不到那個一心求證天道的男人,女子此刻已是淚眼朦朧,咽淚妝歡。

    萬里無云的夜空突如其來地下起滂沱大雨,長裙女子緊緊地抱著木雕,泣不成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晨鐘三響。

    昨夜的大雨沒了蹤跡,木如寺萬佛坪上清凈如許,破天荒不見挨山塞海的香客爭破頭,搶著上頭柱香的情景。

    因木如寺之會的緣故,木如寺閉寺一天,上山的石道亦由寺中僧人把守,木如寺對外宣稱,今日寺中一眾長老擺攤設法,超渡葫蘆口冤魂,故而謝絕香客。

    晨鐘一響時,就有木如寺的僧人匆匆趕來敞開那座七層樓閣的大門。

    晨鐘三響過后,髻霞派眾人來到了萬佛坪上,在引路僧人的指引下,進入木如寺主殿海會殿。

    走入七層樓閣的第一層,余香繚繞。

    殿堂兩邊是長型的檀木架子,架子上還擺放著昨夜燃盡的青燈。

    往頭頂上一看,一至三層的樓閣皆為鏤空,使得整座大殿看起來氣魄恢弘,但第三層的樓閣頂部顯然是要比一層二層窄了一半,其中緣由,在昨夜見識過大佛坐坪的倒影后,白云心中了然,但仍是忍不住暗自贊嘆這座樓閣的鬼斧神工。

    舉頭三尺有神明,樓閣一層的邊上有樓梯盤伏直上二層和三層,二三層的邊上擺放著不下百尊形態各異的金漆佛像,再定眼一看,三層樓閣的頂部呈圓形狀,雕刻著一幅油彩鮮艷栩栩如生的佛像,清晨的陽光透過一百零八扇窗戶照入,殿內寬敞明亮,每每抬頭都猶如有大佛懸浮在頭頂。

    “佛光普照。”齊于正忍不住驚嘆道。

    昨夜殿內就已擺放好今日際會所需的桌椅,分別擺放在大殿兩側,由于這次參與木如寺之會的五派弟子人數眾多,殿內放不下過多的桌椅,于是木如寺給五大門派各留檀木椅兩張,檀木桌一張,齊于正與林學書作為此次木如寺之會髻霞派的領頭人,自當坐于檀木椅上,其余四人均站在兩人身后。

    寺中僧人端上清茶。

    張子山探頭張望著門外,不懷好意地肘了下白云。

    白云斜視道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張子山湊到白云耳邊,賊眉鼠眼地娓娓細語道:“聽聞拂雪山莊是江湖上唯一只收女弟子的門派,與咱髻霞山縹緲峰大同小異,且門中的女弟子個個都長得驚艷冠絕,咱待會可不能錯過養眼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白云提了提神荼白

    了一眼張子山,繼而又轉過了頭繼續打量著著殿內的擺設布局。

    那位髻霞山上出了名喜好聲色犬馬的公子哥兒,仍在白云耳邊喋喋不休說個不停,好似采蜜的蜜蜂一般興奮不已。

    好在白云與竇長安一路南下,早就練就了一身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本領,張子山在左耳邊滔滔不絕,轉眼便在右耳嘩嘩泄流。

    張子山嘩地劃開山河扇,遮擋住半邊嘴角說道:“誒,白云,你說這佛門清凈地,除了誠心上香添香油的女香客,平日里壓根不讓女色踏入寺內半步,更別說這座供奉萬佛的海會殿,那拂雪山莊的女弟子即不上香也不添香油錢,還要到寺中赴會,豈不是壞了木如寺的規矩?你說尋常女子也罷,那拂雪山莊的一眾女弟子,可都是長著一副傾城禍水的臉啊,你讓寺里頭道行不深不淺,又或者是定力尚淺的年輕和尚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如何是好?”張子山嘖嘖稱奇地重復道:“正所謂食色性也,難不成廟里頭的和尚當真都是清心寡欲之人?我偏不信打到喉嚨根的嗝還能給吞回去不成?”

    張子山長篇大論地說了一大堆正靜待下文,卻不見白云有所回應,便又肘了下站在身邊的無趣男子:“我浪費口舌說了這么多,您老就不賞個笑臉?”

    白云用力踩了下張子山的腳尖,低聲道:“此處乃佛門圣地,舉頭三尺有神明,你瞧瞧頭頂上的諸佛都對你怒目而視,你要是再敢胡言亂語,引得諸佛盛怒你可就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萬佛坪上有一連串的腳步聲遠遠走來,張子山的腳尖雖如火燒疼痛難忍,臉亦是漲得通紅,可尤是不敢發出一聲異響,絕非是什么英雄氣概流血不流淚,他心里頭的小九九清楚的很,若此時門外走來的恰好是拂雪山莊一眾女弟子,又恰好見著自個狼狽不堪的模樣,那可就丟了祖宗十八輩的老臉了,只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頭吞。

    見這個嘮嘮叨叨的話癆有所消停,白云才緩緩松開腳,又與林學書等人同看向門外,神色有所變化,整顆心仿佛隱隱地懸于半空。

    張子山倒吸一口涼氣,狠狠地干瞪了一眼事后裝作若無其事的少年,爾后又忐忑抬頭,看向穩坐二三層樓閣的諸佛像。

    世人觀佛是何相,佛觀世人便是何相。

    這一抬頭還真就把張子山驚出一身冷汗,諸佛神像兇神惡煞怒目而視,尤其是頭頂上那幅栩栩如生的大佛像,不怒自威,如同山岳當頭壓下,浮于頭頂,饒是這世上真有妖魔鬼怪也得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“有怪莫怪,有怪莫怪。”張子山嚇得臉色慘白,雙手合十喃喃不停。

    白云沒有心思去搭理一驚一乍的張子山,萬佛坪上的腳步聲轉而已來到門外,率先走入海會殿的,是一

    名衣著錦繡長袍,手持楠木長笛的方臉濃眉男子,緊接著十余名衣著大同小異的弟子緊隨其后,紛紛走入殿內,讓人心生好奇的是,這行人的手上皆是拿著音律樂器,小至長笛短蕭,大至胡琴琵琶。

    “他們是華音門的弟子。”林學書側過臉為白云解惑道:“天下武學博大精深,華音門是大梁境內唯一以樂器為武器的門派,精通琴音妙曲,撫琴奏樂間能輕易取下敵人頭顱。”

    齊于正端起茶盞,輕吹去熱霧,小呷了一口道:“江湖有言,華音颯颯響,頭顱蕭蕭落”

    “在刀光劍影的江湖潮涌中,華音門可謂是一股涓涓清流,旁門冷道的開山鼻祖。”

    “華音門?”白云打自上了髻霞山以來,五大門派的威名耳濡目染,可萬般沒料到華音門除了名字風華絕代,門派之道更是獨樹一幟,不禁陷入深思。

    這江湖上文有儒圣,武有劍神,難道華音門中還有樂仙不成?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[搜索本站:]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