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兩座萬象觀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9-04-18
    本站:m..“公子,奴婢慧根愚鈍,尚有一事琢磨不透。”秋離在屋頂坐了下來,雙手托起緋粉雙腮問道。

    素袍公子也在紫衣身旁坐下,風趣地說道:“還有你秋離琢磨不透的事情?想必定是千古難題罷?”

    秋離郝顏一笑,緩了緩神色說道:“本以為公子你讓奴婢暗中將冰魂魄的下落,以及竇長安重出江湖的消息捎給萬象觀,是借箸代籌讓萬象觀趁此契機取走冰魂魄,可那周慕云的行徑卻出乎常理,在盜走冰魂魄之后竟然自報家門,這又是為何?”

    龍浩天靜靜凝著視秋離的側顏,既不點頭也不搖頭,嘴角溫柔挽起。

    秋離竹筒倒黃豆:“雖說竇長安與萬象觀有非同尋常的情份,理所當然要助萬象觀將冰魂魄收入囊中,可如今看來竇長安是不愿做這順水推舟的好事,而萬象觀的目光似乎也不在冰魂魄上,到了后來奴婢才隱隱猜出其中的倪端,原來萬象觀讓周慕云前去取冰魂魄只是幌子,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,真正目的是利用竇長安與白云之間的交情,請竇長安上萬象山。”

    龍浩天的雙眸燦若星辰,認真聽著紫衣婢女的推敲,她平時不好言語,但說起話來卻喜歡出口成章,約莫這些天在自個的指點下融會貫通,濫用詞語的老毛病改善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竇長安與萬象觀的情份,全因那位奇女子而起,只是時隔了二十多年,這份情還值不值錢難說得很。”秋離沒有察覺到龍浩天一直在注視著她的側臉,繼續娓娓道來:“在青蒼殿之上,竇長安壓根就不賣萬象觀掌教面子,話里行間針鋒相對,想必以竇長安寡情薄意的性子,多半是將這份交情拋到九霄云外去了,如此一來請竇長安上山不是自討苦吃嗎?竇長安雖然跌出了洪荒劍神境界,但是瘦死的駱駝總比馬大,天底下除了那西蜀劍魔劍白堂外,又有誰敢在竇長安面前自稱劍神,說不定他一怒之下,還真就給萬象山捅出一窟窿來。”

    “秋離呀,你猜對了一半。”山風瑟瑟,龍浩天把貂絨披風蓋到紫衣身上,揉了揉腦袋說道:“但又猜錯了一半”

    “他是這世上最重情的人,要不然他也不會對她念念不忘。”龍浩天與秋離對視了一眼,坦然笑道:“他可曾是睥睨天下的劍神。”

    紫衣啞然,她對那個放浪形骸說話口無遮攔的中年男人,著實是沒有多少好感,但見素袍公子如此盛贊又不好反駁,兩道柳眉輕微斂起。

    心細如發的素袍公子帶著溫顏笑意搖了搖頭,顯然是捕抓到紫衣這一微小得幾乎不露痕跡的神色:“我知道你對竇前輩沒有好感,嫌他口無遮攔臉皮忒厚,可你想一想,當你曾在峰巒之巔俯瞰過整座江湖,你還會注意這些不上道的繁枝細節嗎?

    ”

    紫衣略微敷衍地點頭作答,饒是素袍公子替竇長安圓了一大圈,但她對竇長安仍是談不上好感。

    龍浩天雙手插袖笑道:“竇前輩之所放蕩不羈,沒心沒肺,是因為他在江湖之巔寂寞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說罷,又喃喃自語道:“這山有多高這海有多深盡收眼底,大概在那一刻他的心中只有說不清的寂寥罷?”

    紫衣翹起了嘴,醋意橫溢,輕輕答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龍浩天只覺得好笑,也不去拆穿這位臉皮薄如蟬翼的妙齡女子,挪了挪屁股,故意貼近紫衣,輕輕彈了彈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紫衣不愿再扯上關于竇長安個人的話題,回到了正題上:“那到底萬象觀為何要請竇長安上山?”

    素袍公子遠遠眺望萬象觀的建筑群,修長的手指如小蛇游離到紫衣腰間:“他們要求竇前輩幫一個忙。”

    紫衣面露訝然之色:“幫忙?”

    “大無為浮生決”龍浩天古井不波地說道。

    紫衣暗藏秋波的眼眸微微瞇起,小嘴一張一合地重復道:“大無為浮生決?”

    “萬象觀雖有咱趙家在后頭打點,可九層之臺,起于累土,萬象觀一夜化蝶,終究是根基不穩,天下第二的名頭聽起來氣派無限,卻只是一個經不起風吹雨打的虛銜,與人才輩出底蘊渾厚的髻霞山相比依舊是望塵莫及。”龍浩天閑淡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萬象觀,外里的行頭是夠了,但要想把髻霞這頭龐然巨.物拉下神壇不是不行,只是比登天還難一丁點罷了。”龍浩天與紫衣對視一眼打趣道。

    龍浩天斂了斂目光,緩緩說道:“除非讓大無為浮生決重見天日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走出詩情畫意的別苑,白云順著蜿蜒小道下山,別苑所在的地方離青蒼殿有些距離,月色下小道兩旁的山林萬籟俱靜,白云加快了腳步,借著月光依稀能望見籠罩在半山腰處的云霧,山風帶過,林海風起云涌,濤聲不絕,為整座萬象山平添幾分幽森。

    走近山腰,白云不由自主地放輕了腳步,在那座筑于山腰云海之中的道觀里頭,住著三位甲子歲數的萬象觀老天師,修習了一個甲子的年華,實力道行自然是高深莫測,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,防人之心不可無,在船上吃了大虧后白云深有體會,還好只是虛驚一場,冰魂魄得而復失,作為萬象山上的老天師,冰魂魄的消息想必是逃不出他們的法眼,三位天師會不會動歪心思還真不好說。

    月色銀柔,云霧氤氤氳氳,像有無數的熒光塵埃徐徐漂浮,猶如置身虛空,白云撰緊裹布神荼細步走近那座破敗道觀,腳底下不敢折騰出一絲聲響,高高佇立的牌坊坍塌了一半,剩下的半座仍苦對風霜,月色穿過坍塌牌坊,在

    地上映出一個半丈長寬的陰陽魚圖案,原來這座牌坊別有洞天,白云抬頭多看了一眼恍似搖搖欲墜,實則穩固如山的牌坊,又邁出步子朝道觀走去。

    穿過牌坊,白云驚覺牌坊里外竟是兩個世界,牌坊之外云霧縈繞,走過了牌坊無云亦無塵,坍塌的牌坊將這些云霧通通隔于門外,霧氣如同一堵厚重的霧墻包圍在道觀方圓十來丈。

    四周安靜得出奇,遍地繁花茂草,不知何故,這座破敗道觀與白天所見渾然不同,白天上山時這座道觀破敗不堪,像是被遺棄許久的廢墟,如今一看只是年久失修,朱墻褪色,瓦片剝落,有些許寒磣罷了,大致上仍是一座五臟俱全的小道觀。

    白云還發現道觀中有忽明忽暗的燭光,于是繞開遍地的繁花綠草,沿一條石板鋪砌的小道走近道觀,眼前是一扇雕紋簡素的木門,透過門上的縫隙能看見燭光搖曳不定,白云不禁揣測,難不成萬象山上還有另一座道派?

    一塊木匾掛在當頭,與墻瓦一樣褪色得極難辨別,其中字體卻吸引了白云的注意,月光灑落,白云乘著柔光牌匾上的字,心頭猛地一震,牌匾上竟然刻著萬象觀三個大字。

    萬象山上有兩座萬象觀?

    白云疑遲了片刻還是決定邁出步子,簡素木門并沒有扣上,輕輕便能推開,道觀里頭不大,比起飛來峰修靜堂還要小一些,卻不似道觀外表一般老舊,但也僅僅只能算得上簡樸,正對門口的一堵墻壁上供奉著道教三清畫像,底下擺了一張沉色木桌,香爐上只剩下燃盡的香根,余韻裊裊,地上還擺放著三張蒲團,約莫是年久失修的緣故,明明關上了門,白云卻能感到絲絲山風吹入道觀內,擺放在木桌上的兩根蠟燭也因此跳動搖曳。

    無論是供奉著道教三清底下的暗沉木桌,還是陳舊開裂的青磚地板,皆是一塵不染,像是每天都會有人精心打掃一番,白云在三清畫像前徘徊了一會,不見那三位老天師的人影,便從一側的拱門走入這座老舊道觀的內院。

    院子中有一座房間亮起燭光,白云小心翼翼靠近那間老舊得不成模樣的房間。

    屋內傳出一道耳熟能詳的聲線:“諸位天師勞師動眾請長安上山,不知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“竇前輩?”雖然有預料,但白云仍是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白云背靠著墻壁,大氣都不敢出,以竇長安和那三位老天師的本領,聽聲識人手到拈來,一個不經意的動作都有可能被發現。

    一道蒼老沙啞的聲音笑道:“二十年不見了,想見見你。”

    “還好是二十年不是二百年,不然等咱這些老骨頭都化作黃土,你想見也見不著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二十年不見你們就別譏誚他了。”

    白

    云分明聽出三道音色不同的老邁聲線,心中暗道:“莫非是那三位老天師?”

    白云想一探屋內究竟,站直了身子伏在窗邊,可屋內卻響起竇長安的干咳聲,白云渾身繃緊不敢再挪動半分。

    “諸位老天師若真想見我,大可讓人捎上一封信,無論在天涯海角竇長安都會來。”竇長安語氣平和道。

    白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素來目中無人孤標傲世竇長安,竟然對那三位老天師前如此畢恭畢敬,看來竇長安與萬象觀之間當真有道不清的關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[搜索本站:]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