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第八十四章 這江湖到處都是妖魔鬼怪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8-12-31
    竇長安又接連掀開了其余的木桶,白云發現除了規格一致的兵器之外,還有弓弩甲胃,裝滿了足足的十數個木桶。

    白云眉頭凝重,欲言又止,他在髻霞山上修道了七年,雖與山下斷了聯系,可他清楚像這般大規模的定制兵器,已是違反了大梁的法律,當以謀反罪誅之,即便是江湖武林中的好漢劍客,最多的也就佩戴數柄兵器,私藏這么多的兵器不是造反是什么?一旦被官府發現,誰也脫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這只是一小部分罷了。”竇長安故弄玄虛,又重新蓋上所有木桶的蓋子,免得落下了任何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“在船室的密室中,諸如這樣的木桶,足有百桶。”竇長安云淡風輕地說道。

    白云驚得一時說不出話來,百桶甲胃兵器足足夠一支千人軍隊使用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又回到掛起風帆的柱桿邊坐下,想拿起那只被白云只啃了一口的雞腿,可想了想又放了下來,伸手將燒雞的雞翅膀擰下,津津有味地啃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前輩,他們這是要造反么?”白云瞥了眼四周,壓低聲線說道。

    嗜酒如命的竇長安酒肉齊下,打了一個猶如秋水綿綿的飽嗝:“這只燒雞不如你做的好吃。”

    竇長安婆娑肚皮,繼續說道:“說到底還是這些公子哥兒時運不濟,好好的一趟游山玩水,成了要去陰曹地府見閻羅王。”

    “請前輩明示。”白云始終沒有一絲放松眉頭,畢竟私運兵器乃是砍頭的大罪,管你是不是江湖中人還是三教弟子。

    “其實啊,這些公子哥兒都是替死鬼罷了。”竇長安一語點破要處,卻也不忘余韻留白。

    “替死鬼?”白云云里霧里,索性也盤膝坐下。

    夕陽西下,天色漸漸暗沉,竇長安抬首眺望了一眼天邊的的余暉,說道:“尋常百姓可會私運如此大規模的兵器?”

    “不會。”白云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那財力雄厚的士家大族呢?”竇長安又問道。

    白云忙不迭搖頭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竇長安一臉無奈,沒好氣地說道“你在髻霞山上只懂悶頭練劍?”

    白云生澀一笑道:“我還會做菜。”

    竇長安差些沒吐血,但不作反駁,因為他在云夢澤中就嘗過白云的手藝,的的確確是無可挑剔,以他從前游歷江湖那么些年的眼光,相信僅憑白云那手燒烤的活就能在大客棧中立足,便說道:“士家大族更不會,誰會放著錦衣玉食金山銀山不顧,去干這種斷子絕孫的砍頭勾當?”

    白云頓覺有理,他出生貧寒自幼便是故而,跟著灰衣老僧在北嗍長大,自從老僧逝世了以后,在飛來峰上與世隔絕修習劍道,對山下的是是非非一無所知,只知山上山下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,僅此而已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誰敢私運這么大批的軍需?”白云追問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要造反的人。”竇長安收回目光,頗有意味地瞥了白云一眼。

    “這個江湖到處都是妖魔鬼怪。”竇長安又補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白云哭笑不得,他當然知道私運如此大規模軍需物質是那要造反的人,可到底是誰要造反呢?白云頗為不解地看向竇長安,可那個扎起丸子發髻的中年男人忌諱莫深,似乎是不想明示,于是便又轉開了頭不再窮根揭底,反正一切按竇長安所說,等月亮升高時下船便是,并非是他冷眼旁觀,不顧那仁義道德四字,只是自古以來王朝更替,素有江湖與廟堂互不相干這一不成文的規矩,有人私運如此大規模的軍需那是朝廷的事,至于是不是造反白云不敢莽下定律,更不敢貿貿然插上一腳,萬一處理不當,還會給髻霞惹去大麻煩。

    冷月當空,一直靠著船桿閉目養神的中年男人伸了個懶腰。

    竇長安目光昏昏沉沉,走到船舷一側,探頭望向船頭,他的眼睛驟成一線,前方江面能隱約看見星星點點的火光,像是漁火又像是火團

    “下船。”竇長安淡然道。

    回到岸邊之后,竇長安并沒有停下腳步,反倒腳下生風,在岸邊的樹林間火速穿行,跟緊順流直下的游船。

    白云心底估摸著一算,從上船到下船期間至少行了數十里路,此刻見竇長安直追帆船而去,心頭霎時疑云密布,便也一同跟去。

    游船在遼闊的長江水域上平穩行駛,船頭甲板上早早點起了暗黃燈籠,白日在船頭甲板吟詩作對的公子哥兒,這回都圍在了一張寬大的木桌,桌上擺滿了美食美酒,好些個公子哥兒喝得酩酊大醉,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,酒至半酣的一手抱著美人丫鬟,一手提著酒壺踉蹌起舞,醉生夢死。

    前方的星點火光逆流而上,離這艘帆船越來越近,而在船上高歌起舞的公子哥兒都沒有對漸漸靠近的火光生出警惕,以為只是那在過江捕魚的漁船又或是那路過的商船而已。

    當火光來到離帆船還有百丈距離時,終于在黑暗中現出了真身,原來是七八艘體積比游船還要大上兩三倍的戰船,而那些火光則是船頭的照明燈火。

    殺聲震天,戰船將游船嚴嚴實實地包圍起來。

    前一刻還船上醉生夢死的公子哥兒如夢初醒,嚇得屁滾尿流。

    竇長安這才停下了腳步,隱藏在岸邊的樹林之中,他眉頭收緊,數了數一共有七艘戰船。

    “竇前輩,你跑這么快做甚?”白云好不容易終于追了上來,氣喘吁吁地說道。

    竇長安打了個眼色,示意白云望向江面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白云竭力壓低聲音,但仍然是抑制不住心頭的震撼之

    感,江面之上竟然出現了七艘戰船。

    戰船以圍獵之勢貼近了游船之后,甲士如同潮泄紛紛躍上游船。

    白云目瞪口呆,問道:“這些都是官兵嗎?”

    “算是罷。”竇長安說道。

    戰船上的吳字大旗在月光之下瀟瀟揚揚。

    白云思索了一會,又開口說道:“我曾在龍首山上遇見皇子殿下出巡的車駕,掛的是趙字大旗,為何這戰船上掛的是吳字大旗?”

    “吳字大旗的主人是江南的皇帝。”竇長安冷笑了一聲,像是在嘲笑白云淺窄的眼界。

    眾甲士在帆船上一共搜出了百余桶的軍需物資,那些個適才還在飲酒作樂的公子哥嚇得面如死灰,一個尚未喝醉的公子哥正要解釋,卻只聽見為首的將領說了聲殺字,公子哥身旁的士兵當即手起刀落,慘叫連天,數個公子哥身首分離頹然到底,染紅整個甲板,那些婢女嚇得臉青唇白,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白云神色木然,側過臉望向竇長安,希望他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“走罷。”竇長安卻極其平靜地說道,絲毫不顧白云訝然的目光:“江湖上有句老話,江湖與廟堂素不相干,饒是這個道理狗屁不通,可你若是想給髻霞山惹去一身腥臭,那你就盡管去行俠仗義當大英雄罷,我可不會攔著你。”

    白云默然不語,躊躇許久后動作僵硬地轉過身子隨竇長安離去。

    銀柔月色灑滿林澗,蟲豸名叫不絕于耳。

    “被嚇著了?”竇長安忽地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是無辜的。”白云失神道。

    竇長安譏誚道:“髻霞山下與髻霞山上可不一樣,沒有什么無辜不無辜,要是受不了那就趁早收拾包袱回去,還去剿什么天龍會余孽。”

    白云默然不答,下山以來到適才江面上的屠殺為止,突如其來的變化實在是讓人手足無措,無暇顧及,或許這就是山上和山下的區別罷。

    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帝王家事你倘若想插一手,與引火上身有何區別,你是三教弟子,本就與這些沾不著邊,廟堂之上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更何況是獨霸一方的江南皇帝?”

    白云聽不懂竇長安的話語,也無力去思索深究。

    困意涌頭,竇長安在林中尋了一處較為空曠的草地歇腳,說道:“時候也不早了,待明日再趕路吧。”

    白云點頭答應,拾了些枯枝落葉,點起一堆篝火。

    應時對景,今晚涼意深重了許多,秋風無孔不入,仿佛把人的心肝脾肺都剮個透徹,白云從船上掠下時,不經意地踩中岸邊的一處水坑,水花濺起,后背和胸前都濕了一大片,此時秋風襲來涼意更是鉆心入骨,白云解開了衣帶,將上衣脫出放在篝火上烤干,露出結實的古銅色后背。

    一包被泛黃

    的手帕包裹的信物掉了出來,輕輕打開以后,里邊有兩個雕工細致的木雕,一男一女,白云拭去上面的水珠,湊到火光處觀賞起來,其中一個木雕像極了莫天象。

    火光搖曳,白云又拿起另一個木雕,流裙飄搖,容顏驚艷,無論怎么看,都不像是尋常富貴人家這般簡單。

    “能讓莫天象念念不忘的,到底會是個怎樣的女子呢?”白云又將木雕悉心包好,卻無緣故地想起了張雨若,胸口如同灌了鉛水般沉重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