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風起時 第五十七章 入弦境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8-12-11
    河廊逐漸由窄變寬。

    逐風趕月了好一段距離,白云驚覺身后的蒙面人沒了動靜,再次回過頭時,那撥不速之客通通不見了影子,便詫異道:“那些蒙面人都不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大意,天龍會余孽陰險狡詐,切莫要被他們的手段所蒙蔽。”張雨若目光凝重,警惕地掃過左右。

    白云握緊神荼點了點頭,環顧周遭狀況,發現尋不著小怪影子,可再定眼一看,在湍急的河水中,小怪如一尾游魚浮沉暢游,全然不懼激流暗礁。

    “當心!”白衣一把推開白云,緊接著又是數根銀針擦臉而過。

    前方河廊,有兩道身影長掠而來,頃刻便掠至眼前,輕巧得沒有一絲微波蕩漾。

    兩人身披黑衣頭帶帷帽,雖看不清楚容貌,但從體態上便能判斷出是兩名女子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適才沒了蹤影的蒙面人悄然無聲從四面八方現身,以犄角之勢圍攏而來。

    白衣先發制人,水寒凜然出鞘。

    白芒流轉,凌冽劍氣當即斬落兩名粗枝大葉好運氣到了頭的蒙面人。

    那兩個頭戴帷帽的神秘黑衣女人,約莫是這撥蒙面人的首領,其中一個體態豐腴的黑衣女人微微抬了抬下巴,那撥蒙面人心領神會,立馬祭出殺手锏一擁而上,力求一擊必殺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面無表情,劍意驀然大盛,三尺三水寒在手中掃蕩,宛如彗星掃尾,白衣彷如棋盤中被黑子圍堵的一顆白子,來回沖殺,所到之處黑子紛紛潰散。

    “實在是有趣,這個白衣還真有點本事,緊憑一人之力就能抵住數個天成上境與偽入弦境的攻勢,也難怪嫵媚娘等人會夾著尾巴回來。”那體態豐腴的神秘黑衣嘖嘖說道。

    “白阿姨,讓之桃去收拾她。”另外一未身材纖細,聲線若甘泉的氈帽黑衣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,讓白阿姨去便是,這個白衣至少是入弦下境,實力與你不相伯仲,而且劍法凌厲,想必在同一境界中亦是羚羊掛角的好手,白阿姨放不下心,之桃你就留在這看大戲便是,等白阿姨把冰魂魄取來,再讓你送給你爹爹當大壽禮物,你爹爹定會歡喜得眉開眼笑。”

    體態豐腴的黑衣女人腳尖一點,在河廊踩出兩個深余半尺的泥印,旋即黑袖遮天浮掠入陣,蒙面人見狀匆匆避讓,河廊之上的那道黑衣身影若一陰鷲氣焰濃厚的黑蝶,裹夾著一條紫光長鞭呼嘯而至,長鞭上全是鋒利駭人的倒刺,要是被抽中一鞭,定要皮開肉綻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黑衣女人手執長鞭氣勢如虹,氣機鼓蕩四野,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天上來。

    白衣張雨若不敢大意,卻也沒有膽怯之意,旱地拔蔥而起,白衣如云,迎上氣機駭然的黑衣。

    頭戴一頂紗簾帷帽的黑衣女子,振臂做出一個抽打動作,手中紫光流溢的倒刺長鞭亦隨之而動,裹帶雷霆萬鈞之威,帶動周邊空氣嘶鳴呼嘯。

    長鞭摧枯拉朽,當頭落下。

    如此強大的氣機涌動聞所未聞,白衣穩住心神,暗暗推敲黑衣女子的實力至少是入弦上境,足足比她高出了兩個境界,再說得通透直白些,白衣這一擊無異于以卵擊石毫無勝算,但是箭在弦上不能不發,況且以白衣的性子,大敵當前,饒是明知不可行也要行之,盡管不能全身而退也要與這個天龍會余孽同歸于盡。

    白衣靈機一動恍如靈燕繞梁,從紫鞭的席卷下抽身,往后倒掠,刻意與黑衣拉出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氈帽黑衣氣焰萬丈,手中紫鞭如毒蛇出洞窮追猛打,根本就不給白衣喘息片刻。

    白衣手疾眼快輾轉騰挪,劍勢大開大合,逐一化解去黑衣的攻勢,與長鞭纏斗之時尋到了一處破綻,自知機不可失,當即橫起水寒回身貼近黑衣,白芒流溢的水寒與泛紫光的長鞭說不上有多綺麗奪目,但流光交織氣勢陡然,十足難得一見的高手過招,讓旁觀者拍案驚絕瞠目結舌。

    可是四周皆是荒山野嶺,哪里有什么吃瓜子湊熱鬧的看官,縱然真有閑人路過,也不一定敢圍攏來看,刀劍又不長眼睛,萬一歪了一星半點,傷著了自個可就得不償失了。

    白云深知黑衣的實力不容小窺,單單從氣機和內力的境界上估算,尤勝云夢澤中那位倒行逆施舍命入太封的老儒生一籌。

    黑袖一起一伏遮天蔽日,落空的倒刺長鞭被逆向拉回,長鞭好似一條蜿蜒大蟒,身軀驟起一道洶涌波峰后,驟然調過蛇頭往回撲咬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頓覺后背涼意透骨,不必回頭細看便知是長鞭回頭吞吐的動靜,于是憑著感觀魚貫翻身。

    白衣婉婉青絲叨擾,蜻蜓點水腳踏長鞭,一氣呵成。

    再而輕輕一點,那抹驚鴻艷影如線過豆腐,空靈掠近黑衣。

    體態豐腴的黑衣女人毫不吝嗇道:“這招蜻蜓掠花當真美妙至極,真想不到髻霞山上竟有這般天賦凜然的胚子。”

    白衣張雨若置若罔聞,尋了一個刁鉆古怪的角度,借住長鞭的推勢長驅直入,水寒猶如神來之筆離黑衣不到五步的距離。

    黑衣又搖頭嘆息道:“照嫵媚娘的說法,如此妖孽的苗子若是任由它茁壯成長,突破太封境界是八九不離十的事,萬一又機緣巧合讓你突破了天象,那是何等的驚絕啊,滿打滿算,天下間名聲赫赫的天象大能,十個手指頭數得過來,武評榜上已經有一個髻霞山吳飛俠了,沒理由再多上一個了吧?”

    黑衣驚嘆間,那柄水寒長劍已抵至她胸前,黑衣女人不慌不忙,握住長鞭的手掄了一個幅度,紫芒長鞭隨即被拖了回來。

    咻!咻!咻!長鞭若老樹盤根,一圈一圈纏繞在水寒劍身之上。

    水寒被長鞭死死纏繞動彈不得,白云見勢不妙擎出神荼,正欲加入纏斗助張雨若一把,可還未邁出步子就被蒙面人團團圍住,適才走火入魔的后遺已莫名其妙地恢復得七七八八,雖不知何緣何故,也不知傷勢是否真正的痊愈,但于這般生死關頭卻是不幸中的萬幸。

    佛胎道根,養兵千日用兵一時,就在白云以身犯險再次強行引動內力之際,有寒流絲絲縷縷地涌入經脈,緊接著這股寒流與氣海中的另一股佛門內力水乳.交融,生出一股如有懷柔之力的暖流,好似春風細雨甘潤五臟六腑。

    白云忽然開竅,原來助他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恢復體魄的,正是灰衣老僧留下的大般若心經。

    在飛來峰上修習時,白云常常獨自靜坐林間,同時修煉經李峰修改過的清風決,與李靜溪留下的大般若心經,一直來白云都以為大般若心經與清風決一樣,都只是道家佛門的入門內功心法罷了,可因為他沒有武學根基,也錯過了學習內功心法的最佳年紀,李峰徹夜不眠將修改過的清風決授予他,其實修改后的清風決與原本的清風決并無區別,只是在小瓶頸上作出了注解和指引,以便他能更快學會髻霞的入門心法,免得耽誤日后的修習,雖說小瓶頸一掃而空,但是清風決中的大瓶頸還是要靠自身的參悟去突破,內功心法除了能貫通全身經脈開拓氣海,為日后的武學之路打下筑基外,還有諸多裨益,天下法門包羅萬象,有的心法能強身健體,有的心法能除污去垢,但具體的裨益還是得看這門心法的根源苗頭。

    起初,白云只單獨修習清風決一門心法,可是修習的進度緩慢不前毫無進展,甚至連一些粗淺易懂的瓶頸,也要摸索好一段時間才能摸通透。就在白云萬分沮喪的時候,誤打誤撞發現了藏在檀木珠中的大般若心經,好奇心的驅使之下,白云開始佛道雙修,盡管在佛道雙修后,佛道兩股內力在體內水火不容,可在那股來歷不明的寒流促合下,兩者竟膠漆相投生出了奇效,孕育出一座佛胎道根的蓬勃氣海,自那以后修習的進展大大提高,不過白云知道髻霞有髻霞的規矩,不準窺探和學習其他門派的武學,所以每次修習大般若心經時,白云都只會在夜深人靜又或者在了無人煙的林間,也正由于大般若心經這門心法一直被深藏若虛的緣故,白云根本就沒有想過,它竟還有迅速恢復體魄,護體保命這一奇效。

    肉眼可見瑞氣佛光環繞著白云,宛如夜穹之上流星趕月,那縷縷金光不斷暴漲,先而聚攏再而扭曲,幻化成金光流溢的卍字徐徐流轉,猶如一座現出真身的活佛金剛,白云微微抬起雙臂看著附著在身上的金芒,一臉的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圍攏而來的蒙面人亦不敢輕舉妄動,在先前吃過白云的大虧后,都在疑惑這金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渾身金光粼粼,白云無暇細想緣由,執起神荼強行突出包圍圈。

    蒙面人回過了神,密不透風地擋在了白云跟前。

    可蒙面人根本撼不動這尊金色活佛,生生地讓出了一條血道。

    佛光普照,佛法無邊,白云頓覺氣海中的三品內力收放自如。

    入弦境?白云好像悟覺到了什么,當即嘗試引動全身內力,金光蓬勃大盛,氣勢煊赫,白晝仿佛亦為金光所遮蔽,彌天氣機風卷殘云。

    “哦?想入入弦境?那你得先問問本姑娘讓不讓你升境!”另一窈窕黑衣冷笑一聲,眼神怨毒地落在白云跟前。(記住本站網址,www.778.,方便下次閱讀,或且百度輸入“ 778 ”,就能進入本站)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