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風起時 第四十六章 他說他愛劍勝過愛她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8-12-11
    霧靄忽而濃重忽而消弭,唯獨那片桃園不受其害。

    樹冠之下,枝葉婆娑,光影微弱,扎起丸子發髻的中年男人手拎著一壺桃花酒,滿身酒氣搖搖晃晃地站立在池塘邊,踉蹌向前邁了一步,袖子飛揚,順勢斜斜壓下手碗,壺中的桃花瓊漿如涓涓細流倒入池塘。

    嘩嘩嘩。。。

    頓時,空氣間彌滿醉人的桃花酒香。

    壺空酒盡,似醉非醉的中年男人再次揚起衣袖,把雕刻著精致曼陀羅的白瓷酒壺擲出。

    玉質剔透的酒壺在池塘上方劃出一道曼妙的弧線,在最高點即將墜落之際卻又懸停在半空。

    幽幽池邊草,煢煢傷心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憑空成爪,池塘上好似生出一只無形的手,把白瓷玉酒壺憑空牢牢抓住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了。”扎了一束丸子發髻放蕩形駭的中年男人,此刻臉上竟然橫生苶然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你跟我說,在我心中劍是第一位,你不過只排在第二位,之后你沒留下一字一墨,就悄然離去,走得無蹤無影,走得如此地徹底,我自西向東,尋了你無數遍,大漠有多大,無盡海有多深我亦都見識過了,可你依舊是杳無音訊。”中年男人笑得皮開肉綻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你最夢寐以求的地方,沒有喧囂塵世也沒有刀光劍影,我閉劍封鞘,在云夢澤中等了你二十年,難道你還不肯原諒我嗎?”不知是否是因為醉意上頭的緣故,中年男人的神情變得有些迷離。

    “我承認,年少之時我總覺得兒女私情無趣,安身立命無趣,手中那柄劍,的確是我的命根,總在想等我做了劍神就能把江湖武林踩在腳底下呼風喚雨,那該多有趣啊,可高處不勝寒,一人一劍孤家寡人,原來沒了你才是最無趣的。”中年男人喃喃自語道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不再惦記我這個孤家寡人,那我亦無需再為你相守白眉。”中年男人閉起雙目,神色極為難看。

    透過枝葉灑落的散碎光點落在男人陳舊的衣襟上,男人憑空握爪的手輕輕松開,咚,一聲猶如琵琶輕語的清脆響聲,雕琢迷人的曼陀羅花酒壺沉入平靜的池塘,濺起了一團水花,浮生一圈一圈泛白的波瀾,經久不息。

    望著蔓延而開經久不息的漣漪,扎起丸子發髻的中年男人怔怔入神,在眼角處分明有爍光在隱約閃爍。

    忽然之間,云夢澤中回響不絕的鶯歌雀語戛然而止,婆娑起舞的枝葉仿佛也于一瞬間凝滯宛如死物,整片云夢澤就此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你,竇長安。”不知何時,在竇長安身后大約十步的地方,站著一位與竇長安年紀相當的黑衣男人。

    扎了一束古怪發髻的中年男人晃了晃腦袋,渾渾噩噩地轉過身子,用迷迷糊糊的眼神細細打量眼前的黑衣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,好久不見。”有竇仙兒一名的竇長安瞇起眼睛醞釀了一會,再次睜開眼睛時,滿臉的酒氣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“是挺久的。”一襲黑衣若無盡夜穹的男人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什么風把慕盟主這尊大佛招來了呢?”扎起丸子發髻的中年男人話里有話道。

    黑衣男人對竇長安的綿里藏針充耳不聞,環顧四周,發現簡陋的木屋中一片空蕩,僅有數張殘舊的家具。

    “冰兒呢?”黑衣男子陰沉地說道。

    竇長安有意側過臉,不讓黑衣男人看清他的表情,又裝聾作啞若無其事地撓了撓花白的發鬢。

    “我問你冰兒在哪?”黑衣男人的語氣重了幾分。

    竇長安素來愛使冷嘲熱諷的油滑性子:“冰兒是我妻子,在哪好像都與你無關罷?慕大盟主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人深邃的瞳孔瞇成一條狹縫,臉角肌肉微微抽動,看著竇長安這副狼狽的模樣,不必他開口詳訴,似乎已猜出了八九分,扼住怒意沉聲問道:“二十年前,你立下毒誓,此生此世對冰兒至死不渝海枯石爛,我才選擇退出,你倒好,違背誓言拋棄冰兒,該受九雷轟頂之刑,下十八層地獄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慕盟主你哪只眼睛看見我拋棄冰兒了?”竇長安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冰兒對你癡心一片,又如何會舍得離開你。”黑衣男子又駁斥道。“你竇長安一向愛舌燦蓮花,可在我面前你那套可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竇長安無意回答黑衣男人的問題,深深吸了口氣心事重重地說道:“慕盟主,你說當年竇長安這個名字有多響?”

    黑衣男人冷哼一聲不作回答。

    “當年竇長安這個名字,怕是要比十個天龍會盟主的金漆招牌還要響亮吧。”竇長安直言不諱,也不怕黑衣男子動怒,自顧自地說道。“江湖中人人都喊我劍神,可我覺得我更像是劍癡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真正配得上洪荒劍仙這個名頭的,也就只有我竇長安與那西蜀老劍魔和那位風姓的新晉劍神三人罷了,二十年前我曾遺憾,不能在巔峰之年登頂劍道,看看到底是我竇長安還是他劍白堂是劍道第一人,在西蜀城外和那老劍魔打的那一架沒有分出勝負,早知如此,當初就應該往死里打,清清楚楚分出個孰強孰弱。”竇長安眼中分明有光芒閃爍。

    “少說廢話。”黑衣男子似乎有些不耐煩地打斷道。

    “她說我愛劍勝過愛她,沒留下一字一墨就走了。”竇長安雖語氣淡然,胸口中卻若有一柄尖刀在肆意翻滾:“如今想來,其實我最遺憾的就是錯過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咎由自取罷了,根本不值得同情,冰兒離開你是對的。”黑衣冷冷地說道,語氣中帶著濃厚的挑釁的味道。

    褪去酒氣的竇長安沉默了許久道:“剛悶了壺江南桃花,渾身上下疙瘩得很,得進去好好躺上一覺才著道,若慕大盟主沒有別的事,那就請便罷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黑衣男人森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還有事嗎慕大盟主?”竇長安眉目一收,問道。

    “冰兒的賬暫且先不跟你算,可是那人在哪?”黑衣問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這云夢澤中了無人煙,鳥不拉屎,也就只有我這個閑人在這里等死罷了,慕大盟主是不是找錯地方了?”竇長安雙手插袖道。

    “冰魂魄。”黑衣男子冷冰冰地吐出三個字。

    竇長安一臉訝然聳了聳肩答道:“冰魂魄?我當然聽過,是傳說中封印著無盡海惡蛟精魂的好東西,那可是毀天滅地的寶貝啊,我早已披發入林,遠離腥臭,冰魂魄又怎么會與我扯上關系呢,你慕大盟主是堂堂天龍會的盟主,門生鷹爪遍天下,連朝廷都不怕,連你都找不到冰魂魄,我竇長安又何德何能與這么一件寶貝搭上關系?”

    “竇長安啊竇長安,你還是這般軟硬不吃的無賴性子,當初冰兒真的是有眼無珠才選擇了你這么一個爛魚臭蝦,那個叫老書童的老儒生你總記得吧?”黑衣男子嗤笑道

    竇長安一愣揉了揉腦袋說道:“哦,是那個引動氣海從太封偽境強行入太封,不惜性命與我一戰的老儒生?”

    “想起來了?”黑衣男子微微郃首說道。

    “三腳貓功夫,難怪天龍會蟄伏江南多年亦毫無進展,莫非天龍會當真是山窮水盡,剩下這般人才了?”竇長安諷笑道:“那臭老儒拆了我的菜圃還要拆我房子,我當然不許他胡來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臉色肅然,沉聲說道:“我再問你一遍,冰魂魄到底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早就走啰,難道人家要走我還要抱著人家大腿刨根挖底,問人家何時吃喝拉撒不成?”竇長安抿了抿嘴答道。

    一身鷹鷲氣焰的黑衣男子雙手悄然拳,余光發現池塘邊上有四只巨大的腳印,兩條劍眉微皺,嘴角出奇地泛起了笑意:“哦?原來這池中還有只西域蛤蟆?”

    竇長安臉色微變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的目光投向池塘:“他們是從這里跑了?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,你又能怎樣?”竇長安雙手負于身后,輕描淡寫地說道。

    慕長生面無表情,如夜黑衣無風鼓蕩:“讓我過去。”

    鋪天蠱然的殺機在濕潤的空氣間遽然勃發,令人窒息發指。

    “你敢?”竇長安神態自若,波瀾不驚地說道

    “封劍閉鞘二十年,我不信你還是洪荒神仙境界。”話未落音,黑衣男人便向扎起丸子發髻的中年男人步步逼近,宛若狂風肆虐的氣機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曾讓整座江湖為之一顫的竇仙兒,紋絲不動佇立如松,嘴角卻悄然的上揚,與此同時在竇長安的周遭亦悄無聲息地泛起一陣席卷天地的氣機。

    慕長生步步緊接,如松針般的銀色發絲隨風搖曳,周遭的泥土地以兩人為中心,裂作一條又一條涇渭分明的紋路,漫天泥沙碎石飛濺百丈,緊接著又被兩人衍生而出的氣機生生碾壓,最后化作塵埃粉末彌散在風中。

    雖然說竇長安極力表現出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,可此刻渾身上下的肌肉繃緊如弦,不敢有一絲松懈。

    沙塵彌天斗亂,適才紋絲不動的參天大樹颯颯搖晃,引動無數的落葉飄飄灑灑,平靜的池水劇烈翻騰,水車緩緩翻轉,咯吱咯吱響個不停。

    十步的距離不長,可當黑衣男人走到第五步時,忽然地收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兩人目光交接針鋒相對,一場撼天大戰一觸即發。

    怎料黑衣男子止住了氣機,望著眼前扎起丸子發髻的男人,目光深邃道:“待你重回劍神境界,我再與你一戰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,下回若再讓我遇上冰兒,我斷不會再把她讓給你。”黑衣男人一縱身,猶如一道黑色閃電,凌厲地抹過無邊大澤。

    竇長安形影落寂地佇立于池邊,難得一見地認真道:“癡心妄想。”(記住本站網址,www.778.,方便下次閱讀,或且百度輸入“ 778 ”,就能進入本站)
江西多乐彩任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