劍霜 風起時 第四十三章 冰魂魄
作者:陳長安的小說      更新:2018-12-11
    白云如嬰兒學步掙扎起身,可氣海在吸足了老儒生的內力后,似有萬頃瀑布飛流直下,又似有萬馬奔騰,難以掌控。

    “內力分作七品,但凡愈是高手大成者氣海便愈發渾厚蓬勃,如那百川溪流匯聚成海,可想要從涓涓細流變作廣闊無垠的大海,所需要積蓄的內力便要越多,你吸了那老儒生的內力后,氣海中的內力到了四品了,就憑你那天成境的身板,哪能駕馭得了。”中年男人看也不看白云一眼,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杯中酒液,一口飲盡。

    “前輩,若是讓那三人跑掉,后果不堪設想。”白云的額頭幾乎貼到了地板上說道。

    “誒,我說你小子還真是不撞南墻心不死,一根筋到底了,那幾只天龍會馬蜂壓根就不知你們下山的用意,你還怕會掀起什么風浪?”中年男人不僅發髻稀奇古怪,還喜歡裝神弄鬼:“殺雞用得著牛刀嗎?莫要杞人憂天了。”

    白云丈二和尚摸不著腦袋,沒來由地想起冰魂魄一詞,腦中又浮現起老儒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他們的來意顯而易見,就是奔著你身上東西來的。”中年男人雙指旋轉著空瓷杯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東西?”白云稍稍斟酌說道:“冰魂魄?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中年男人微微抬首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,不瞞你說,我身上真的沒有什么冰魂魄,只有一件師父留下來的遺物。”白云無奈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隨即放下了酒杯,悠然地站起身來白云身旁蹲了下來:“把你師父的遺物拿出來給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白云一臉凝重,猶豫不決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若是想搶你的東西,還用得著在這跟你廢話嗎?”男人白了少年一眼。

    白云細想后低下了頭,緩緩卷起衣袖,把腕間的紫檀木珠摘下遞給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接過那串為東海紫檀木所造的佛珠后,頓覺有一股強大的寒流源源不斷地涌入經脈中。

    “冰魂魄果然在其中!”男人心中暗道,再細細端詳,他發現每一顆珠子上都雕有素雅云紋,在其中一顆珠子上出現了一個何其熟悉的名字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渾身一顫,一個揮之不去的念頭急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灰衣老僧李靜溪?

    “你說這串木珠是你師父的遺物?”中年男人再次確認道。

    白云點頭作答,眼中掠過失落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是道家弟子,你師父又怎會有佛家參禪之物?”中年男人追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從小跟著師父在北嗍長大,后來才拜入髻霞門下,這串木珠子是他留給我的遺物。”白云黯然失色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的師父,可是一位灰衣出家人?”中年男人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白云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名字可叫李靜溪?”中年男人的眸子中出奇地生出光芒。

    白云詫異萬分,連連點頭:“前輩你是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?”中年男人不去回答白云的問題,用難以置信的語氣問道。

    白云不語,臉色變得極為難看,渾身哆哆嗦嗦。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中年男人又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白云搖頭頹然道:“被一個戴著面具的黑衣人所暗算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死在了北嗍?”中年男人黯然道。

    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滑到嘴邊,白云低聲啜泣道:“那柄大刀貫穿了他的胸背,血嘩嘩地流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不再刨根問底,輕輕地撥動手中的木珠。

    如來下席,佛光普世,為了不讓那頭滅世惡蛟再次禍害眾生,灰衣老僧舍去木如寺主持之位,遠赴北嗍以自身氣運鎮壓冰魂魄,從此于江湖上銷聲匿跡,此舉勝若佛祖割肉喂鷹。佛法有言,種善因得善果,種惡因得惡果,可這位俗世如來卻客死異鄉走得如此凄涼。這便是諸佛所言因果循環,善惡有報?想到這中年男人的眉頭不漏痕跡地皺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前輩,你與我師父有交情?”白云平復心神問道

    “不認識。”中年男人隨即將佛珠還給了白云,起身說道:“只是聽說過這位俗世如來罷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的目光落在眼前的髻霞弟子身上,沉吟了片刻說道:“那老儒生要取的冰魂魄就藏在這條木珠里頭。”

    白云略有疑遲,最終還是決定一吐心中疑霧:“前輩,冰魂魄到底是什么,為何每當我身陷險境這條木珠都會助我化險為夷?”

    “冰魂魄中封印著一條滅世惡蛟的精魂。”中年男人斂了斂神色說道:“言簡意賅地說,冰魂魄中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,得冰魂魄者得江湖,這便是為何那天龍會的老儒生胡攪蠻纏,非得逼你交出冰魂魄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我體內的四品內力全是冰魂魄的功勞?”白云大吃一驚,想不到這條珠子中竟隱藏著這般石破天驚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中年男人抱起雙臂道:“你可別辜負了你師父的一番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。。。”中年男人的臉色又陰沉了下來道。

    “前輩,有話不妨直說。”白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師父為何會枯瘦如柴面黃肌瘦嗎?”中年男人在屋內一張老虎凳上坐下。

    白云一直以為灰衣老僧之所以面黃肌瘦,是因為餐不果腹年歲漸老的緣故,可聽中年男人這么一說,似乎這里頭藏著掖著不淺的因由,便搖頭答道:“為何?”

    “惡蛟之力雖被封印在冰魂魄之中,可那頭惡蛟嗜血成性涙氣深重,不止會涉取他人內力還會反噬主人精血,你師父之所以面如土黃瘦似枯枝,實乃冰魂魄反噬所致,好在他功底深厚,用盡氣機才勉強鎮得住冰魂魄的涙氣,臉上看似輕描淡寫,可其實你師父每日每夜都在受盡刀絞割肉之痛。”中年男人輕輕嘆息道:“若不是冰魂魄的緣故讓你師父跌境不前,天下第二的位置哪里輪得到那位西域佛陀,天底下像你師父那般,阿彌陀佛前阿彌陀佛后的禿驢數不來,可當真能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就只數他一個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,你當真不認識我師父?”見中年男人句句誅心,白云訝異地問道

    扎起丸子發髻的中年男人一怔,自知說漏了嘴,摸了摸光禿禿的前額,急忙解釋道:“不太熟。”

    “言歸正傳,凡事都要量力而為,你小子像足了李禿驢!一根筋不曉得拐彎,即便讓你追上那三人又如何,丟了性命你師父在九泉之下就會眉開眼笑了?”中年男人嘖嘖搖頭,似乎對白云的悟性不敢恭維。

    白云再次嘗試著站起身子,頃刻又摔了個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莫要逞強了,罷了,看在你的烤雞份上,我破例當一回活菩薩。”中年男人踱步繞到白云的身后,把他后背的衣服敞開,雙指點在后背的穴位上,陣陣熱氣從白云的孔竅中冒出。

    白云緊咬嘴唇,由始至終沒有發出半句聲響,有熱氣游走經脈,周身經脈如歷斷骨之痛。

    直到那陣熱氣游離至丹田處,白云才禁不住劇痛啊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凝神屏息,氣聚丹田,莫要殺豬一般叫嚷,天成境界的脈絡想要承受足足四品的內力,簡直就是無稽之談可笑至極,稍有不慎便會氣海炸裂,經脈斷絕七孔流血而死。”竇長安的語氣顯有地肅穆:“金有足赤,玉有成色,你氣海中的內力雖蓬勃飽滿卻雜亂無序,亂作了一鍋,除了那天龍會老儒生的一部分內力外,還有其他人和你自身的內力,簡直就是泥水攪泥沙渾濁不清。”

    少年強忍劇痛閉上眼睛,臉色發赤通透,汗珠如雨下不停地在額前滑落,可才流過眉線便被蒸為縷縷霧氣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幫你把氣海中消化不來的多余內力掃個干凈,再逐一理順讓你化為己用!你要記好內力在經脈中游走的順序,日后自個抽絲剝繭。”說罷,中年男人雙指在少年古銅的后背行云走穴。

    手指一起一落間發出呲呲的聲響,指尖所行處,白云的后背好似被燒紅的鐵塊烙過一般,落下一個又一個的紅印,散落于體內各處的內力呈結合之態,逐一向氣海凝聚,其余雜亂無章的內力全被中年男人用內力逼出體內。

    白云全身紅如夕陽,滾燙冒煙。

    扎起丸子發髻的中年男人迅速收回雙指,摸去額頭上的汗珠,平靜地問道:“小子,想不到你體內竟孕育出佛胎道根來了。”

    白云不知該如何去回答這個問題,雙眉斂起張口結舌。

    竇長安沒有多言,又約莫是對這個話題并無多大興趣,只說了四個字:“好自為之。”

    白云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常態,他想伸手抹去臉上的汗珠,可驚覺汗珠如午后朝露早被內力蒸干,他穩了穩身子站起來,平衡不定的感覺一掃而空,又嘗試驅動內力,才后知后覺地發現整座氣海的氣象與之前渾然不同,靜則如止水,動則如猛虎。

    “好了,這么多天賬也清了,你們走吧,別在這里叨擾我清凈。”中年男人抖了抖衣袖,又回到桌子上呷了口酒。

    白云一頭霧水,這個中年男人的脾性可真是古怪透頂,前一刻還在幫自己抽絲剝繭理順氣海,下一刻就急著送客出門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舍不得走了?是舍不得這片世外桃源?還是舍不得我的桃花酒?”言畢,竇長安把酒壺拋給白云。

    白云接過酒壺才喝上一小口,便嗆得咳嗽不止,見白云糟蹋佳釀,中年男人連忙搶過酒壺道:“莫要糟蹋我的酒。”

    白云提起神荼恭敬地行了一禮:“謝前輩救命之恩,敢問前輩尊姓大名,他日有機會白云定會親自來還這份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姓竇名長安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這些老得掉牙的禮節我不稀罕,你莫要辜負你師父對你的期望便是”名叫竇長安的中年男人不耐煩地說道。

    白云正要推開木門,忽地又想起一樁要事,轉過身子說道:“前輩,我們該如何走出這云夢澤?”

    竇長安深吸了一口氣,撓了撓光禿的額頭道:“行,送佛送到西!“

    說罷,中年男人拎出一只昨晚還沒啃完的雞腿,領白云推門而出。

    “雞腿配酒越喝越有,又得便宜那只癩蛤蟆了。”竇長安自言自語道。(記住本站網址,www.778.,方便下次閱讀,或且百度輸入“ 778 ”,就能進入本站)
江西多乐彩任三